最難寫是編者話

文化從來沒有投降

FacebookTwitterWhatsAppLineGoogle+

有心保護中國文化,絕對唔係一刀切咁防止同其他文化接觸,反而要認真諗諗點做先弘揚到中國文化,你可以話我崇日,不過日本就完美示範咗點發揚自己文化,吸引世人不斷去欣賞同朝聖。記得去年訪問郭子健導演時佢提到﹕「港產片其實係雜種,不中不西」,我好認同導演嘅講法,當年香港嘅電影工作者無劃地為牢,成功地將西方嘅創意結合本地想法,炮製出唔少經典嘅港產片,你可以話佢左抄右抄炒埋一碟,偏偏佢炒得好睇又好賣。其實唔只港產片,茶餐廳嘅菠蘿油紅豆冰火腿湯意粉,或者港式鐵板豉油西餐,都係中西文化混合的「雜種」,偏偏大把人愛其夠雜,睇下幾多遊客嚟到都要食下就知。


見到商場內嘅聖誕佈置,就知呢個普世歡騰嘅節日好快嚟到,可能大家已密鑼緊鼓咁安排節目,只不過最近聽到一股聲音,係提醒中國人要慎過聖誕節,尤其無信基督教嘅朋友,唔應該寫聖誕卡買禮物開派對….總之任何形式嘅慶祝都唔應該參加,目的係保護中國文化,防止文化投降嘅現象出現。其實文化自有其獨立生命,唔會輕易被另一文化吞噬,事實亦證明文化一路以來只有互相融合和影響,從而誕生出新嘅形態。

聖誕節只係一個符號,象徵普天同慶,等大家借呢個機會玩下輕鬆下,紓解下一年落嚟工作嘅勞累同緊張。好似德國人過聖誕節,就同中國人過年差唔多,我表妹幾年前嫁咗畀德國人,每逢聖誕,佢就要同鬼佬表妹夫趕返德國過節,聽佢講除咗幾個大城市有聖誕市集外,聖誕期間好多舖頭都係休息唔做生意,市面一片安詳寧靜,唔同香港咁成街人。平安夜當日,一家人聚埋開派對,大家交換禮物,互相祝賀。到聖誕節正日,會到其他親戚屋企拜訪,情況同中國人去拜年差唔多,係無派利是咁解。我都會趁住聖誕節同家人朋友歡聚﹕平安夜同舊同學打下邊爐,之後玩大富翁傾下偈就一晚﹔正日去親戚到開大食會同玩抽禮物。所謂慶祝聖誕節,講到底係個借口而已。

我個人認為文化只有融入同交流,互相影響後再創新形態。例如佛教由印度傳入中國,千百年來不斷同中國文化融合,跟儒道兩種思想互相影響,最後三者共同影響著中國人的思維。又好似墨西哥嘅亡靈節本來係一個本土節日,經過多年嚟同西班牙殖民時代留落嘅宗教儀式與基督慶典融合,發展成今日嘅形態,而家墨西哥人不論宗教背景或種族,都會慶祝亡靈節。想睇下亡靈節有幾熱鬧,不妨搵套<<007: Spectre>>睇下,電影一開場就係亡靈節嘅盛大巡遊畫面。就算普世歡騰嘅聖誕節,去到世界各地跟唔同風俗文化結合,都誕生出富當地特色嘅新形態。好似聖誕節icon之一嘅聖誕老人,佢派禮物就聽得多,有無諗過佢向人要禮物呢?瑞士嘅聖誕老人就係咁,佢哋多數由窮苦人裝扮,身穿白衫,聯群結隊向富人討禮物及食物。每種文化有獨特嘅生命力,唔會話邊種取代邊種。因此我個人唔認同文化投降嘅講法,再講真係有投降又點,和服係人都知,日本人會叫和服為吳服,相傳係三國時代東吳與日本進行貿易,將絲織品及衣服製作方法傳入日本,從而影響咗日本服裝嘅發展,故和服究其根底係嚟自中國文化,如果文化投降嘅講法成立,到底係日本文化向中國文化投降,定係中國文化反被日本文化侵佔呢?

有心保護中國文化,絕對唔係一刀切咁防止同其他文化接觸,反而要認真諗諗點做先弘揚到中國文化,你可以話我崇日,不過日本就完美示範咗點發揚自己文化,吸引世人不斷去欣賞同朝聖。記得去年訪問郭子健導演時佢提到﹕「港產片其實係雜種,不中不西」,我好認同導演嘅講法,當年香港嘅電影工作者無劃地為牢,成功地將西方嘅創意結合本地想法,炮製出唔少經典嘅港產片,你可以話佢左抄右抄炒埋一碟,偏偏佢炒得好睇又好賣。其實唔只港產片,茶餐廳嘅菠蘿油紅豆冰火腿湯意粉,或者港式鐵板豉油西餐,都係中西文化混合的「雜種」,偏偏大把人愛其夠雜,睇下幾多遊客嚟到都要食下就知。

我認同要慎過聖誕節,不過就唔係打住保護中國文化旗號嘅理由,反而係考慮點安排先玩得開心盡興,唔好浪費年尾呢個攞正牌去玩嘅大節。最後,代表編輯部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(或者聖誕快上)。

P.S :賣個廣告先,編輯部趁住聖誕節,邀請咗一班熱愛創作嘅朋友,以聖誕老人及聖誕禮物為題,創出了一批抵死有趣的作品,借呢個機會請大家睇下開心下,順便祝大家聖誕快樂!! 

聖誕咩都有–聖誕老人新style

聖誕咩都有–怪搞聖誕禮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