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難寫是編者話

有得揀?原來係賣剩橙

FacebookTwitterWhatsAppLineGoogle+

「以為自己有得揀,原來係啲賣剩橙」。其實唔駛咁灰,法國國民公會宣言講過﹕「自由不是想做什麼,就做什麼;自由是教你不想做什麼,就可以不做什麼。」


「終於有番多啲戲可以揀」朋友阿傑嘆道。早前<<復仇者聯盟4>>上畫時,間間戲院差不多由朝播到晚,阿傑大呻無哂選擇。隨住<<復仇者聯盟4>> 熱潮佔退,鍾意入戲院睇戲嘅佢覺得一天光哂。其實有無<<復仇者聯盟4>>,戲院可供選擇的電影係唔多,再放大點睇,我哋的精神食糧好多時係被人篩選過、隔過渣。

打開各大戲院的網站,望落有唔少電影可以選擇,只係世上咁多電影,戲院內放映的只屬冰山一角,而且來源都幾狹窄,主要係荷里活的製作,夾雜部份中日韓電影,加埋港產片,很多產自其他地方的電影我哋都無法在戲院睇到,舉個例,<<關原之戰>>,一套2017年的電影,內容講述一場決定了日本歷史走向的戰爭,套戲我好想睇,可惜香港無上畫,反而台灣有。至於話來自俄羅斯丹麥巴西瑞典….甚至產自非洲的電影,香港的戲院唔多覺有。可能好多人覺得我打橫嚟講,香港有幾多人對上述地方的電影感興趣呢?我承認對此感興趣的人應該唔夠填滿海運戲院,但如果講到有絕對的選擇自由,係咪應該包羅萬有,而唔係只按市場標準去做篩選,揀過揀剩先畀我哋呢?

其實唔只電影,在香港,無論電視或雜誌,我們也沒什麼選擇自由,電視方面,只從永恒的亞視執笠後 (近年轉為網上電視),一台獨大的情況愈趨嚴重,想播咩就播咩,每晚黃金時段就是劇集劇集劇集,唔係話劇集唔好,都唔駛星期一播到星期七。每套劇的套路又來來去去差不多。記得細時睇劇好多過癮題材,好似講中國古代刺客的<<大刺客>>、講個傻佬要搞馬場的<<馬場大亨>>,講奇幻的<<大頭綠衣鬥殭屍>>,今日睇返,呢啲劇集製作未必係上乘,重可能有啲粗糙,但起碼橋段過癮,唔似而家唔係爭產就爭仔爭女,睇到人心煩。

行去報攤,雜誌看似選擇唔少,不過細心留意,好多唔係講炒股投資,就係吃喝玩樂,或者以尖酸刻薄、極盡挖苦的手法去爆名人明星的私隱,唔睇雜誌名,本本差不多。想睇比較有深度的文史哲內容,本地雜誌係無咩選擇。

「以為自己有得揀,原來係啲賣剩橙」。其實唔駛咁灰,法國國民公會宣言講過﹕「自由不是想做什麼,就做什麼;自由是教你不想做什麼,就可以不做什麼。」戲院電視台雜誌社在製作或選取內容時有市場考量,始終營運要成本,總無可能同錢作對,專走偏鋒。只係作為觀眾,我哋有權say no,事實好多人都做到,睇下重有幾多人睇大台咪知囉。更重要係我哋可以去尋找和開拓新渠道,前文講到的<<關原之戰>>,最後我在影碟舖訂咗隻台灣版,安坐家中一樣睇得過癮。識得揀,世上還有很多選擇,無必要畫地為牢,限死自己。當然要學識點揀係另一門學問,有機會先同大家分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