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制度

制度的誘惑 (1)

制度本來的目的係確保社會有序,有序方令社會更公平,只係人有時為了從制度中獲益,而扭曲了本來應做的行為,久而久之,會反過來埋怨制度的不公。


 

「等咗十年,點解我咁衝動,點解唔等多陣呢….」

故事係咁,阿仁為咗排公屋,一直拒絕老闆升職的安排,以免入息超出申請資格。最近老闆又舊事重提,阿仁見等咁耐都排唔到佢,就決定接受老闆好意,命運呢個時候同佢開咗個玩笑,阿仁升職3個月後收到通知,終於排到苦等多年的公屋,奈何佢入息水平已超過限額,已無入住資格。

雖然心底覺得阿仁好無志氣,為咗間公屋多年來放棄升職加薪的機會,如果佢一早升職,今日故事可能已經改寫,但見佢咁無癮就無謂再刺激佢。況且細心諗,就算佢升職,人工加得幾多?當佢加得3000蚊,而家一個人租間劏房,最平當5000蚊,加薪幅度都唔夠佢租間劏房。相反輪到公屋的話,月租千幾二千蚊,呢個租金佢應付到有突,兼居住環境一定好過劏房,故可以話阿仁無志氣,不過在居所難覓的今日,佢咁做又無可厚非。

阿仁件事,證明了制度對人的誘惑,制度本來的目的係確保社會有序,有序方令社會更公平,只係人有時為了從制度中獲益,而扭曲了本來應做的行為,久而久之,會反過來埋怨制度的不公。還記得幾年前,我在某報館做分類廣告sales,晚晚8點幾9點放工,逢星期五人哋享受小周末時,我就要捱到夜晚10點幾甚至1點先走得,唔知重以為我好多嘢做,實情是齋坐等收工。

剛入職時上司對我講﹕「我哋主力唔係搵新生意,只要keep住現有嘅客,填滿每日嘅廣告窿位就得」公司每日有最低要求的廣告量,當係20頁紙咁講,通常公司會開夠24或28頁,公司想做多啲生意係無可厚非。去到呢到,要橫叉一筆,講下公司的佣金制度,係行公佣制,要營業額達到某個標準先有佣分,只係如某位師姐所講,那個營業額的高度比ICC更高,就算佢做咗差不多廿年,都從未試過分佣。

每日只要填滿啲窿就可以收工,不過同事們習慣晚上7點後先入稿,新入職的我感到好奇怪,點解唔快手搞掂收工呢?之前提過,公司每日有基本的廣告量要求,其實同事們心知要湊齊20頁廣告已唔容易,更莫講話填滿24頁或更多頁。況且太早入稿,公司見你咁易追到,就會開多幾頁畀你繼續追,既然做多無佣分兼又要辛苦自己,同事們自然唔會搏,但求滿足基本要求就算數。方法係用時間換空間,每份報紙都有指定開機印刷時間,當接近赴印時,公司見廣告量唔夠就會收手,減少出紙數,意味大家可以交少啲貨。因此同事們會有默契地「袋住先」,有稿在手也不入,大家透過通訊群組夾定時間才一齊入稿。其實公司早知有此情況,但就無做檢討和改變,如是者每日返工就係玩拖時間遊戲,結果公司和同事們都係輸家,站在公司角度,我哋成班人齋坐,耗費公司資源又無生產力。站在同事角度講,當一晚白坐兩個鐘,一星期返五日工,一個月就白坐40個鐘,40個鐘我當去睇戲都睇到十幾廿套啦。

嗰段日子我體會到何謂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,每版報紙設定印刷時間,原意係令每個部門可以睇時間有系統地安排工作,結果這個時間死線卻成為了同事們減少交廣告稿的護身符。在日常生活中,好多時我哋批評社會有好多不公的制度,只係批評之前,我哋可否稍稍靜落嚟,諗諗究竟係制度問題,定係設計制度本身的人的問題呢。

相關文章

急住買樓定買債

有樓有成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