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日本

百年謎題,本能寺之變

「人間五十年,與住在下天的人相比 ,恍如夢幻,盡享一生,又豈有不滅之人?」織田信長生前經常吟唱的這段<<敦盛>>,可說是他一身的寫照,投身爭霸幾十年,主要的競爭對手已被一一消滅,統一日本指日可待,可以開啟屬於自己的時代,冷不防被信賴的部下明智光秀反戈一擊,最後死在本能寺,統一日本的心願頓成泡影。


日本是不少香港人的「鄉下」,而京都則是「鄉下」中最多港人愛去的地方之一。京都今日的是旅遊勝地,然而她曾經是日本的政治中心,並發生過不少歷史大事,其中在1582年的「本能寺之變」,就改變了日本歷史的走向。

「本能寺之變」是日本歷史發展其一個重大轉捩點,因為影響太大,很多日本的影視劇集或遊戲,都以此為題進行改篇。今年日本NHK電視台 的大河劇<<麒麟來了>>,就是以發動本能寺之變的明智光秀為主角,而早在十幾年前的電子遊戲 <<鬼武者>>,故事背景也設定在本能寺之變。在講事件的始未前,先講下日本的戰國時代,它跟中國的戰國時代類似,也是群雄割據,為爭奪日本統治權,互相攻伐的時代,戰國時代在十三世紀中開始,直至十五世紀初,德川家康建立幕府政權而結束。同期的中國,則是明皇朝的天下。

錦繪本能寺燒討之圖  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錦繪本能寺燒討之圖 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
「本能寺之變」發生在1582年,當時戰國時代已經接近尾聲,經過多年的互相攻伐,只剩下幾個強大的諸侯為爭奪最終勝利而戰。當中實力最強大的是織田信長,他以日本中部為根據地,向東西兩方發展,在本能寺之變前,日本三分之一的土地都是織田家的領地,他的實力足以同時跟當時三股仍然強大勢力 (毛利家、上杉家和北條家) 開戰,而且是佔盡上風。突如其來的本能寺之變,除了織田信長被殺外,他的指定繼承人,長子織田信忠也同時死於叛軍手上,織田家兩大首腦同時離世,織田家頓時群龍無首,家內各個有實力的將領紛紛擁兵自立,瓜分了原來織田家的地盤,織田家多年來建立的基業徹底瓦解。可以說沒有本能寺之變,織田信長是很大機會統一日本。

說了那麼久,到底本能寺之變是什麼一回事呢? 簡單講,就是織田信長為支援羽柴秀吉 (即是日後的豐臣秀吉) 軍團作戰,在京都的本能寺駐紮時,突然被信任的部下明智光秀謀反,最終戰敗身死。織田家統一日本的大業,亦隨著本能寺內的大火煙消雲散。到底明智光秀為何謀反,歷經了四百多年,直至今日仍然未有正確的答案,當中有各種不同說法,今次就選其中幾個講講。

第一個最易理解,明智光秀也想奪得天下,明智光秀貴為織田信長麾下八大軍團的其中一個軍團長,已算位極人臣,但亦表示了難以更上一層樓,除非是取代信長,把天下納入自己囊中。在戰國時代「下尅上」是很平常的事,指在下位者憑著政治或軍事手段,取代原來的當權者,「下尅上」在當時不是什麼社會禁忌,反而是有能者想出頭的方向之一,故光秀有打倒信長,取而代之法的想法絕不出奇,然而若他有心謀反的話,在整個部署,包括後續的危機管理就做得很差了,在打倒信長後,不論是擴展領土或拉攏盟友,他均做得一塌糊塗,最終眾叛親離,淪為孤軍作戰,十多日後被聲稱為信長報仇的羽柴秀吉打敗,失去爭逐天下的資格。

第二個相傳的理由是怨恨,信長為人出名挑剔又脾氣暴躁,對人說話不留情面。他好幾次嘲笑明智光秀是光頭,甚至叫侍從用扇去打光秀的光頭。當眾受此侮辱,心中懷恨絕不為奇。這股怨恨,在禠奪光秀在京都專職接待德川家康一職後達到高峰。話說德川家康是織田信長的忠實盟友,兩家結盟,聯手作戰差不多二十年,這在諸侯間背信棄義是閒事的戰國時代是很罕見。有次信長邀請家康去京都遊覽,招待這位忠實盟友兼親密戰友自然不能怠慢,信長派光秀負責膳食安排,務求以最高規格招待家康。開飯前信長去廚房望望今晚食咩先,豈知發現魚生已經發臭,大怒之下,不聽光秀的解釋,即時禠奪光秀招待一職,並將他趕離京都,叫他帶兵支援豐臣秀吉的西日本攻略作戰,並要聽秀吉調度。秀吉和光秀各自為軍團司令,大家本是平級,現在要光秀聽秀吉指揮,無疑矮化了光秀的地位,自然令他心生怨恨。

第三個理由相傳是羽柴秀吉的煽動,秀吉向光秀建議殺掉信長,然後兩兄弟平分天下,豈知原來秀吉心內另有所謀,推光秀做爛頭卒,來個精人出口,笨人出手,在他殺掉信長後,秀吉舉起為主公報仇的大旗,出兵討伐光秀,最後光秀戰敗身死,織田家原來的領土,輾轉落入秀吉手上,秀吉一躍成為最終勝利者。

戰國三英傑,左起﹕德川家康、織田信長、羽柴秀吉 (即日後的豐臣秀吉) 日本歷史上一直有個說法,織田信長搓麵粉,豐臣秀吉做餅,德川家康吃餅,這個說法的寓意是信長和秀吉奠下了日本統一的基礎,而家康在這個基礎上,成功統一日本,開創德川幕府,統治日本二百六幾年。其實如果沒有本能寺之變,最後的食餅人很可能就是織田信長了而非德川家康了。
戰國三英傑,左起﹕德川家康、織田信長、羽柴秀吉 (即日後的豐臣秀吉)
日本歷史上一直有個說法,織田信長搓麵粉,豐臣秀吉做餅,德川家康吃餅,這個說法的寓意是信長和秀吉奠下了日本統一的基礎,而家康在這個基礎上,成功統一日本,開創德川幕府,統治日本二百六幾年。其實如果沒有本能寺之變,最後的食餅人很可能就是織田信長了而非德川家康了。

 

因為光秀行事前一直保密,加上他又敗亡得快,沒有留下任何證據,故上面所有理由都沒有足夠的史料去證實,直至今日本能封之變仍未有一個確切的說法。因為它的影響巨大,令不可一世的織田家退出歷史舞台,亦令日本統一延後了三十多年,所以直到今日,仍然有不少人樂於好發掘和研究它發生的真正理由。

「人間五十年,與住在下天的人相比 (相傳住在下天的人有五千歲命),恍如夢幻,盡享一生,又豈有不滅之人?」 織田信長很喜歡這段名為<<敦盛>>的幸若舞 (日本傳統戲劇,被認為是能劇和歌舞伎的始祖) 演目。這段演目可說是他一生的寫照﹕投身爭霸幾十年,主要的競爭對手已被一一消滅,統一日本指日可待,可以開啟屬於自己的時代,冷不防被信賴的部下明智光秀反戈一擊,最後死在本能寺,統一日本的心願頓成泡影。以前總為信長的下場感到惋惜,隨著閱歷增多,惋惜之外,還多了一種對人生無常的感慨﹕「係你就係你嘅」,千算萬算不如天一算,人生得得失失確實算不了那麼多,先做好可以做的,至於結局如何,就再算吧,織田信長雖未能統一日本,但也總算在歷史長河中留下濃重的一筆,而這一筆將長留人間,換個角度看,這也算是另一種千秋大業吧。

今日的本能寺,同時是紀念織田信長的廟宇。
今日的本能寺,同時是紀念織田信長的廟宇。

 

第六話 雜談日本都市傳說

乘著上集的談興,今集繼續大講特講,在 Rittou 精心準備下,由她分享一些日式都市傳說,例如晚上不剪指甲、小朋友晚上去街不要吹口哨…等等,這些傳說不是純粹靠嚇,而是有根有據,當然詳情留給大家慢慢聽。而髒神和雞口繼續發揮Action 的「漫談」精神,按著 Rittou 的分享而產生各種聯想,約而抒發己見。

輕輕鬆鬆的一集,輕鬆到收咪時三位也忘記跟各位聽眾拜年,在此祝福大家新一年事事如意,身體健康。


 

滿城盡帶「黃金角」的京都

屎屎尿尿,搞得倫敦滿城惡臭。連今時今日以清潔聞名的日本,也曾經歷過屎尿橫流,滿城盡帶「黃金角」的日子。


 

將時針由1858年撥回到日本的平安時代,即公元794年,由桓武天皇將首都遷到平安京開始。呢到先講下桓武天皇遷都的理由,話說桓武天皇的祖上為天智天皇,在672年因為被弟弟天武天皇推翻而失去王位,不過到了770年,稱德天王逝世前沒有留下任何子嗣,天武天皇的血脈從此斷絕,故天智天皇的子孫重新回到皇位。桓武天皇在44歲即位,以當時的標準,佢已係高齡人士,為免重蹈天武天皇系後繼乏人的現象,桓武叫咗自己出家的細佬返嚟,以防自己有咩不測時,也多個備胎,此人為早良親王,點知此舉為日後遷都平安京埋下伏筆,同時製造出日本第一個怨靈。

早良親王 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早良親王 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
新人事新作風,桓武天皇想擺脫舊皇朝的影響,決定遷都,把位在奈良的平城京遷移到長岡京,遷都任務由重臣藤原種繼負責,藤原繼種一向與早良親王不和。時為延曆4 年9月(785年),藤原種繼在晚間巡視工地時,突然有兩支冷箭從暗處射出,猝不及防下,藤原種繼當場中箭下馬身亡,經調查後,種種跡象把矛頭指向早良親王,桓武對失去頭馬大怒,加上自己個仔開始長大,私心上想將皇位傳畀個仔,故借呢件事此處罰早良親王,早良為表清白,以絕食抗議,不過桓武心意已決,將佢流放去淡路島,流放期間,早良因絕食過渡,身體虛弱,捱不了路途之苦,病死在路上。桓武天皇無因為咁而赦免佢,人唔到屍都要到,命人將早良的屍體送到淡路島後,再草草埋葬。

解決早良親王,桓武天皇亦順利搬入長岡京,不過卻是噩夢的開始,自遷到新都後,桓武的皇后妃子母親先後因病過身,連皇太子安殿親王的精神狀況也出現問題,種種無法解釋的跡象,自然聯想到鬼神之說,鬼神何處來?身有屎的桓武天皇聯想到被自己逼死的細佬早良親王,面對早良親王的怨靈作祟,桓武天皇逼不得已下,只能放棄興建不足十年的長岡京,改遷到平安京去。

屎尿處處,病菌滿載的平安京

平安京南北長約5.2公里,東西闊約4.5公里,整體面積約唐朝首都長安4分1的大小。當時的日本仍然崇慕中國文化,城市的設計都模仿中國。平安初期的嵯峨天皇愛好中國風格,決定借用中國都城的名字,把平安京的左邊名為洛陽城,右邊名為長安城,後來右京衰落,左京洛陽便成了京都的代名詞,故平安京又名「洛」。

今日的京都,街道清潔整齊,滿城古味建築,鴨川乾淨清澈,整個城市感覺恬靜安逸,好難令人聯想到幾百年前她是個屎尿橫流,死屍處處的城市。平安京出現呢個情況,理由同之前一集講到倫敦大惡臭的情況差不多,主要由城市構造和當時人的生活習慣有關。

<<類聚三代格>>,平安時代的法令集,當中講到「京城之固,以溝渠為本」,排水溝是重要設施之一,平安京沒有下水道網絡,只在道路兩邊建有排水溝。根據平安時代發佈的律令條文 <<延喜式>>記載,平安京的排水溝全長700公里,設在主大道朱雀大路的排水溝闊1.5公尺,在普通大路透的闊1.2公尺,至於在小路兩側的闊約90公分。排水溝除了排走雨水外,同時是排放生活廢水的渠道。

要發揮排水道的最大作用,必先保其渠道暢通,可是平安時代的老百姓不似今日的日本人,隨地亂丟垃圾在當時是平常事,甚至去到江戶時代的京都,水溝及河道也經常因受垃圾阻塞而形成淤塞。

平安時代的廁所設計,令原本淤塞的排水溝塞得更加嚴重,簡單講,那個時代的廁所分為貴族公卿與平民百姓用的兩種,在貴族的廁所「樋殿」,主要設在走廊的角位,用布幕或屏風遮住,入邊擺放收集大便用的「樋筥」和小便用的「大壺」。主人解決完,就由身份低微的「樋洗」拿到排水溝清倒。至於一般老百姓當然無咁講究,只要人有三急,不論男女都就地解決,成畫於十二世紀的<<餓鬼草紙>>,其中一卷就描繪了街頭排便的場景。

>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<<餓鬼草紙>>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
綜觀整個平安時代,平安京都是個惡臭之城,如果話倫敦大惡臭時的泰晤士河係大屎渠,那稱平安時代的平安京為大屎坑實不為過。平時已是屎尿橫流,垃圾遍地,如果撞著鴨川泛濫,屎尿穢物將隨水流遍全城。平安時代居民的飲用水來源主要是井水,在穢物處處下,井水難免受污染,飲之容易染病。據統計,平安時代由861年至1144年先後發生8次痢疾,這些是因為較大型才記錄在案,未計上一些小規模的寧星爆發,否則個案數會更多。

洛中洛外屏風圖 (左) 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洛中洛外屏風圖 (左) 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洛中洛外屏風圖 (右) 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洛中洛外屏風圖 (右) (圖片來源﹕互聯網)

平安京屎尿橫流的日子持續了數百年,直至十五世紀末才終結。而在日本的戰國時代,已有完善的廁所系統,例如<<洛中洛外圖屏風>>可見到街上設有公廁。更重要是這個時代的廁所,是採用掏廁,把排洩物儲存後再由專人集中處理。排洩物歸管理道路與廁所的兩側町所有,由他們收集後賣給農民,獲得的收入用作町的營運費用。

京野菜仍由此時開始聞名,如聖護院蘿蔔、堀川牛蒡、桂瓜…等等。妥善地運用屎尿,栽種出美味的京野菜,從此京都再無臭味,更成為十六世紀西班牙人羅德里戈·德比維羅(Rodrigo de Vivero)口中世上最乾淨的城市。

睇返舊時的京都,衛生情況惡劣程度同地獄差不多,同今日乾淨美麗,處處滲透著古味的城市相比,好難相信是同一個城市演變而來,可見再差的地獄,只要有心經營,也總有成為天堂的一日。

第五話 星座與血型,日本人信那個?

髒神和雞口前後腳由日本回來,今集就由兩人分享下旅途所見講起,然後繼續發揮Action 內節目的特色,在一片漫談的氣氛下,話題逐漸轉到去講下日本人的某些習俗和想法,例如對星座運程的看法,很有趣的一點是,日本人信血型多過信星座,他們認為有某種血型的人,相對會具備某種性格,他們相信血型的程度,連老闆聘請員工時,也會問一下應徵者的血型,這對香港人而言是很難想像的事。

更多港日文化差異的有趣內容,請留意今集。


 

第四話 日本過年二三事 (2)

新一年,新開始,先祝大家新年快樂。

上集講到日本人如何準備迎接新年,例如開忘年會,Rittou 提到她曾經參加過由不同團體舉辦的忘年會,由單純的參與者,逐漸成為一個搞手,分享了忘年會值得留意的趣事。

新年來到,自然講下日本人過新年的習俗﹔中國人過年,好多時都講意頭,而食物正是體現意頭的的其中一環,就像雞口在節目內提到,廣東人過年食髮菜蠔豉,貪其「發財好事」之意。日本社會亦有類似的習慣,例如食蕎麥麵,所謂各處鄉村各處例,就算食蕎麥麵過年,不同地方也衍生出不同習俗,詳情不劇透,留給大家慢慢收聽。當然,除了蕎麥麵外,還有更多日本新年習俗的分享。

2020年,<<日常日本日記>>,由過新年講起。


第三話 日本過年二三事 (1)

踏入十二月, 日本人既要迎接聖誕,同時也為年關的到來做準備,一東一西兩個傳統大節發生在同一個月份,令十二月的日本,充滿節日氣氛。

今集主要傾下日本人在過年前後的習俗,例如看日劇經常見到的忘年會,氣氛熱烈的忘年會,當中「忘年」一詞蘊含著什麼意義?對一向講求專卑有序的日本社會,忘年會內的「無禮講」可以去到幾無禮呢?搞忘年會,搞到要刨攻略,當中有多少事要注意,需要靠攻略來提醒?

更多日本過年二三事,繼續請 Rittou 為大家分享 (同時感謝髒神與雞口在一旁插科打諢 😆 )

在此預祝大家2020年順順利利,身體健康。


 

2020年1 月7 日,繼續跟大家分享日本過年二三事。

 

第二話 熱情街坊與冷漠租客

日本的居住環境和鄰里關係,可能大家在日劇或其他日本電視節目中看過不少,但當身歷其中,又會有什麼感覺呢?今集由 Rittou 講講,她由住在像「叮噹」屋企般的房子,到搬遷到經常在日劇中見到的公寓,除了居住環境的改變,鄰里關係更是起了截然不同的變化,由面對一群親切熱情,送她禮物和邀請她參與祭典的街坊﹔到跟一班面目模糊,連隔離貴姓也不知的租客共居一棟公寓,這既是日本社會的一面,其實同時也跟香港部份情況契合。

更多在日本生活的分享,請慢慢收聽。


 

第一話 一切由租屋開始

日本是不少香港人的「鄉下」,很多人一年去幾次,每次回來後仍然意猶未盡。在旅客眼中的日本,可能是個去極唔厭的地方,然而旅行與長住是兩回事,在這個看似完美的國度,可能有很多事情要長住一段時間才會慢慢發現。

全新節目 <<日常日本日記>>,編輯部在眾裏尋她一段長時間後,以無盡誠意,大打人情牌下,終於邀請到在日本居住了三年的朋友——Rittou,跟大家分享下她在日本讀書和打工的經歷,由一知半解到融入日本社會,她將分享在日本生活的經歷和體會,講一些只有在日本長住時才接觸到的事,讓大家了解日本另一面貌。

第一集,將由解決到日本生活的第一個課題講起﹕租屋住。在日本租樓,有所謂「禮金」,這到底是什麼?香港人熱愛買磚頭,日本人卻對不動產深有戒心….還有大量話題,留待大家慢慢收聽。


節目尾段 Rittou  提到鄰居關係在日本是個大課題,咁大個課題當然要慢慢傾,12月11日,繼續和大家講下日本日常事。

貪心貪到盡

貪心貪到盡,除了量外,更重要是質


上次借旅行講貪心無罪,只係去鎌倉時貪不得其法,就搞到唔湯唔水。今次就講下貪得其法下,點造就難忘之旅。去年遊東京,在計劃行程時已決定用一日時間行下位在箱根的小田原城,想去的理由好簡單,因為打機而對日本戰國時代的歷史產生了興趣,而小田原城在戰國時代有難攻不落之稱,自認係戰國粉絲,點可以唔去行下。

坐新幹線到達小田原站,離遠已睇到小田原城那屹立在山頂上的天守閣,那一刻忽發奇想,在戰國時代,有多少英雄豪傑為攻陷此城而費煞思量,幾多士兵為此拋頭顱灑熱血,在幾百年後的今日,我這個無拳無勇的遊客只花區區數十元買張入場劵,就可以施施然地穿過城門,隨處閒逛,不知他們泉下有知會有何感想呢?

通過護城河,穿城門而入,參觀沿路的博物館,看到與城主北條家有關的展品,也有各式刀具甲胄的展覽,最正有繁體中文解說,詳細地說明了每件鎧甲及刀具的每個部份,館內容許拍照,這些資料簡直係做模型的最好參考。單係這些博物館,都行咗2個幾3個鐘。

城內一道名為常盤木門的城門,其命名有段故,指門外種有大樹,希望大樹常青,寄意作為城主的北條家生生世世,長盛不衰。當時寒風颯颯,附近又無咩遊客,一片肅殺景象,我手按著厚身實木的城門。聯想到古往今來,無論皇侯將相,或大富之家,那個不想長盛不衰,不過歷史卻清楚地告訴我們,每個家族縱然曾經多麼輝煌,也總有沒落的一日。與其寄望家運不衰,不如先做好本份,兒孫自有兒孫福,後代的事又何必插手太多呢?

隨住在天守閣欣賞完相模灣的美景後,步出城門,心中若有所失,無論在戰國時代雄霸日本關東地段的北條家族﹔或把北條家掃出爭霸舞台,成功統一日本的豐臣秀吉﹔甚至是把盛極一時的豐臣家殺個清光,建立江戶幕府的德川家康,他們的功業是以無數人的鮮血為代價而成,諷刺的是,鬥生鬥死你爭我殺過後,大家也避不過同埋黃土的命運。那到底生前打生打死,價值係咩呢?

貪心貪到盡,除了量外,更重要是質,可能在好多人眼中,山長水遠去到日本,花一日時間去行一座城係一種浪費,不過這次「慢」遊小田原城的經歷,也許到了我八十歲也不會忘記,因為我真的與小田原城那些英魂有交流的感覺。


 

相關文章

貪字得個貧

貪字得個貧

我認我貪心,結果貪字得個貧,當時雙眼被個「貪」所遮,根本無法放開心靈,感受唔到鐮倉個氛圍。


轉眼間又到9月,每年年尾都有去日本旅遊的習慣,貪天氣涼爽又多海產食。今年打算在12月來個關西之旅,先去三大溫泉鄉之一的有馬,然後再遊大阪。有人問我你年年去日本,點解唔去下其他地方呢,其實我對旅行無咩興趣,只係喜歡去日本,你可以話我崇日,不過由細到大,玩嘅睇嘅食嘅都係日本嘢,加上日本出品,質素衰極有譜,好難唔愛上。

距離12月重有幾個月,心癢難耐時,上網搵下大阪有咩好玩好食,再唔係search 下有馬有咩溫泉旅館,或者重溫下之前遊日時影的相,都可稍稍止下痕。有晚無聊時,打開收費台的電影頻道,諗住搵套動作片陪我消磨慢慢長夜,只是一瞥間竟然見到[鐮倉物語]剛剛上架的廣告,記得去年在東京時,剛好撞正電影上畫,當時已諗住返香港睇,只係回來後忙東忙西,慢慢就唔記得咗。顧名思義,電影在鐮倉取景,心想就借電影回味下舊年的鐮倉之行,兼止下未能即時出發的心癮。

電影內容唔劇透太多,大概就是男女主角住在人鬼妖可以和平共處的鐮倉市,一天女主角高畑充希被奸鬼所害而枉死,男主角堺雅人前往黃泉拯救她的故事,整套電影彌漫著奇幻的感覺,加上出色的美術設定,片長2小時轉眼即過。對我嚟講,更重要是借電影回味下去年的鐮倉之行,看到江之電沿海行駛的一幕,D回憶即刻返哂嚟,從車廂內向外睇,一望無際的大海,看得人心情舒暢。不過除了江之電一幕外,其他場景卻勾不起我半點回憶,何解?因為無去到,例如鐮倉像徵之一的大佛…

去年是第二次遊東京,太多地方想去,每日行程都排到密過峰巢,確實去咗唔少地方,例如去台場睇高達,參觀信州上田城,遊覧有難攻不落之稱的小田原城,去海濱小鎮的鐮倉….等等。事後回想去鐮倉的那一天,感覺像浪費了。出發前,既想遊江之島,又想逛鐮倉, 總之貪多務得,細大不捐,結果江之島只到了外圍卻沒有上山,錯過了山上的眾多神社,及海天一色的美景。之後坐江之電往鐮倉,時間關係,遊不了大佛卻去了小町通的商店街大吃特吃,包括蕨餅與pan cake,好食係好食,不過呢D其實東京市內大把有得食。整個鐮倉之行,都在趕趕趕的節奏中進行,一心諗住唔好蝕底睇得就睇,結果卻蝕大底該睇嘅就無睇。

去旅行梗係想去到盡,可是就算人力無盡,時間也有限,就像我的鐮倉之旅,因為貪心,結果樣樣睇D唔睇D,既無廣度,又乏深度,正宗唔湯唔水,好彩同行的太太沒有埋怨。我認我貪心,結果貪字得個貧,當時雙眼被個「貪」所遮,根本無法放開心靈,感受唔到鐮倉個氛圍。

為了不再重蹈覆轍,嚟緊的關西之行,要做多點資料搜集,最緊要問清楚自己,真正想睇想去的係咩地方,咪人云亦云,去到遊雲,我唔想再回味旅程時,發覺原來好似無去過一樣。


相關文章

貪心貪到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