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模型

別讓環保毒死你

青菜蘿蔔,各有所好,正如我砌模型你玩音樂,都是撫慰心靈的手段,本質上無高低之分。如果以殘害地球為由而禁絕某些嗜好,我想所有嗜好最終都會被禁


「砌模型等如餵地球食膠」,有日看到一位師兄在面書發文,說為了環保,加上模型不是生活必須品,故考慮戒掉砌模型的嗜好。作為一個砌開有條癮的人,對他的講法實在不敢苟同,你覺得無謂,偏偏我覺得非常實際。

大家試下望一望屋企,九成的物品都未必有用,模型當然是,還有大大小小只用過一次的雜物,堆積如山,缺少了它們對我們的生活也沒有太大影響。女人開心時買鞋,唔開心時買鞋。好天買鞋,落雨又買鞋。隨時買到一屋幾十對,家中鞋盒疊到上天花板。難道女人都有幾十隻隱型腳而我看不到嗎?

青菜蘿蔔,各有所好,正如我砌模型你玩音樂,都是撫慰心靈的手段,本質上無高低之分。如果以殘害地球為由而禁絕某些嗜好,我想所有嗜好最終都會被禁,繪畫要紙張顏料、玩音樂要樂器、做舞台劇要戲服道具,就算跑步最起碼都要對跑鞋。全部都要消耗地球資源,那如何評定什麼是值得發展或被禁絕?世上誰有合資格定立這個標準?是否需要設立一個組織,負責在每件事發生前進行審查,確認符合生活所需才能做呢?世事那麼多,這個組織的規模隨時比政府更大,營運這個龐然大物所消耗的資源,又是否符合環保呢?

每個人各有喜惡,我們必須尊重,以每年7月都舉辦的書展為例,當中不乏製作認真,內容豐富的書籍。不過也雜夾了不少粗製濫造、內容貧乏,純為做生意,趕及在書展檔期內銷售而出的刊物,或稱它們為「商品」更貼切。製作它們既消耗紙張油墨,更不要說在運送過程及宣傳時所產生的廢物。接下來的動漫電玩節,對某些人就可能是「廢物」的充斥地,相反對某個族群而言卻是寶物的匯聚地,其實寶物廢物,不外乎觀點與角度。

關於環保的話題,一次實在講不完,今日暫時為止,我也要回到模型世界,繼續為毒害地球而盡一分力。

相關話題﹕

童年何價

家是生活的博物館

一切從簡,還是一切從揀?

童年何價

我有時在想,以補償童年回憶為理由的消費,像男士熱衷收集特撮英雄的產品和女士迷戀無口貓,買回來的真是童年情懷,還只是消費當下的悅愉感呢?在這個無消費不生活的社會大氣氛下,是否只有不停地刷卡,才能刷出自我的存在感呢?


之前的編者話提到我有砌模型的習慣,其實我同時偏好收藏SD高達的模型,借少少篇幅介紹一下所謂SD高達,簡單說就是Q版高達,雖然它們頭大身細,手短腳短,跟一般正常機械人的比例有很大分別,不過我覺得這個比例很可愛。而且SD高達有不同系列,既有參考日本戰國時代而生的戰國傳,所有角色造型與裝備,均有濃濃的日本戰國武士影子。此外又有騎士物語,以歐洲中世紀的圓桌騎士為藍本,創作了一系列的騎士高達及故事。更有以電影未來戰士為藍本,設計出一系列手持重武器的角色。每個系列有很高的可玩性,加上售價便宜,只是十多廿元就有一盒,很受當年的小朋友歡迎。

說回收集模型的習慣,我喜歡這些限定版,主要愛其盒繪,全部以卡通風重新繪製,展現角色的其他造型,看起來更英明神武,這種畫法對仍是小朋友的我來說是非常吸引的。尋找這些舊模型,跟在茫茫人海中找伴侶一樣要看緣份。而最近有緣遇到其中一盒,上星期在日本Y字頭的拍賣網看到它,它是28年前的產物了,當時只發行了3000盒,更要憑當地雜誌內的應募劵才能購得,當時仍是小孩子的我,根本無法買到,只能對著當時的動漫雜誌看圖興嘆。難得它重現江湖,就打算競投,這類罕有品很多人爭,我見叫價過了20000日圓已打退堂鼓,最後這盒模型以64000日圓成交。

跟髒神閒聊時,提到錯失寶物一事,當我仍在慨嘆時,他卻說我不見得很喜歡這盒模型,他指出我之前也買過幾盒貴過64000日圓的模型,證明我真心喜歡的話,64000 日圓的售價根本不是個障礙。他還說我不斷強調為了盒繪而買,對模型的質量並不在乎,如果我那麼欣賞這位畫師,該去找找他的畫集或原稿來看看,這亦是個欣賞他作品的方法,何必只執著於那盒買回來卻不砌的模型呢? (題外話﹕買模型怎能不在乎質量呢?只是這些限定版畢竟是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的產物,兒時的水平看當然覺得精緻,不過換成今天的標準,其實是非常簡單甚至很粗糙,那怕怎麼改造,也補不了先天製作上的不足,因此這些限定版模型,我是只收不砌。)

他的話如當頭棒喝,我的確不是為了欣賞而買,因為我並不知道也從沒查究過原畫師是誰,故談不上欣賞。我更多是為了補償兒時的錯過,填補當時的遺憾而買。欣賞不過是包裝消費行為的借口,比起欣賞,我更在乎擁有後的那份滿足感。我有時在想,以補償童年回憶為理由的消費,像男士熱衷收集特撮英雄的產品和女士迷戀無口貓,買回來的真是童年情懷,還只是消費當下的悅愉感呢?在這個無消費不生活的社會大氣氛下,是否只有不停地刷卡,才能刷出自我的存在感呢?

買模型唔該去遠D

以前去旺角看模型,洗衣街及廣華街一帶是必去的,洗衣街兩間模型店,主打高達等大路貨品,也有售賣軍事模型。廣華街幾間模型店,售賣產品種類更廣,除了高達及軍事模型外,也有氣槍及遙模型,只要是模型迷,總可以在當中選到心頭好。

可惜廣華街一帶的模型店愈來愈少,去年先有老牌模型店偉利模型遷出,該店主要售賣高達及軍事模型,現在改搬到荃灣繼續營業。今年再有幾間陸續離開,先是售賣高達、遙控玩具及氣槍的現代模型,在今年7月改搬到新蒲崗五芳街,以樓上舖的方式繼續經營。同樣是售賣高達及軍事模型的生暉模型,會結束舊店的生意,在找到新店址後再繼續營業。而另一老牌模型店,環球模型,原址的店舖將改租予地產中介,不過那個舖位是環球本身的物業,雖然不再做模型店是很可惜,不過對環球模型而言,未必是一個壞的結局。

看到這個情況,不禁有點唏噓。這4間店在廣華街已有一段日子,筆者也曾幫襯過他們購買模型或製作模型用的工具,看著他們逐一離開旺區,改為到較偏遠的地方繼續營業,甚或暫時休業。筆者在想,為何今天的香港,連小小的模型店在旺區都找不到生存空間呢?這些模型店,為香港人在睱閒時,提供有益心智的娛樂,環球模型除了做一般零售外,更有自家品牌Dragon,其出品多年來受到世界各地玩家支持,可說是代表香港製造的一面旗幟。有人說模型店的生存空間愈來愈小,是時代變遷,不可逆轉的。筆者想問,為何昔日的香港,這個小小的彈丸之地,可以容得下一班玩車、玩模型、玩攝影、聽音樂、看電影的人…到今天,卻似乎只容得下玩手機的一群,這不是單純的時代變遷,而是大倒退。

當大家不停高呼香港住不下人,快點移民走人時,不妨想想,香港弄得今日如斯田地,自己是否幫凶之一。凡事貨比三家,永遠價低者得,買貴三幾蚊也大呼肉痛。平時不購物,非要等到店舖結業大清貨時才出手,之後還要沾沾自喜,自以為精明。平時對小店一屑不顧,到傳媒或社交媒體說某店即將結業,即一窩蜂湧去「朝聖」,然後哀嘆本地情懷不再。當大家習慣以這種態度對待人和事,其他人自會以相同態度對各位,因此當大家再高呼香港不適合人住時,請不要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,反之作為香港人而講出這番話,應該感到可恥,更是可悲。

難? 難在有無心

上星期在做的頑太無大將軍的大炮,終於上色完畢。

IMG_20170607_224209 IMG_20170607_224234 IMG_20170607_224504

 

很多朋友看過後,都說做得很漂亮及很整潔,遮蓋部份做得很仔細。然後就慨嘆﹕「咁難你都整到,真係堅,我就唔得喇,要返工………(下刪無數理由)…..」

不是筆者想炫耀,這確實是難,卻不是技術上的難,而是難在是否肯用心去做,技術不行可以練,看過我之前文章的朋友,都知我做模型是經常失敗。失敗又如何?吸取教訓,知道問題所在,就針對去解決。自己解決不了,就向人請教,反覆嘗試,總有成功的可能。

做模型的難,再難,都只是個人事。反而最近編輯部在構思一個講音樂的新節目,才真是難,跟兩位主持阿倫及阿豪討論過後,發現情況跟預想完全不同,起初是千頭萬緒,有待整理。豈知整理過後,反而變得茫無頭緒,不知從何入手。

那新節目還搞嗎? 引用回我自己在前文的講法,睇有無心而已…..

 

捽盡D,就過癮D

「凡事太盡,緣份勢必早盡」。這番話出自宋代的法演襌師,大意是待人處事,不必有風駛盡,畢竟人在江湖,山水有相逢,今日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。

這種待人的態度,筆者是絕對認同,可以好好保護到自己。不過如果換成做創作上或做事上,每每留有一手而不去盡的話,就肯定沒有好效果。

之前的編者話中已提過,我喜歡砌模型,而下圖則是近來的作品﹕

IMG_20170601_150452 IMG_20170601_150536 IMG_20170601_150510

圖中的部件,都做過無縫處理,由補畢地到打磨,反反覆覆做了3-4次,終於達到圖中的效果。筆者無意炫耀自己的製作技術有多高明 ,只是想帶出無論是玩還是做創作,都一定要「捽」得夠盡,才能夠體會當中的趣味。

或者你認為﹕「砌模型玩下輕鬆下姐,駛唔駛咁盡呀?」如果不「捽」到盡,樂趣何在?砌模型過癮之處,就是追求極致的過程,及看到作品打上自己烙印時的滿足感。如果單純追求成品,大可去買現成的,要幾靚有幾靚,省時省力,不過就享受不到製作的樂趣。

換到創作上,如果去得不夠盡,就會出現今集<<創意無咁易>>中,髒神批評電影<<普羅米修斯>>的情況,懸念多多,卻令人不夠痛快。

做事要「捽」到盡,確是辛苦,在「捽」的漫長過程中,感覺就如食勁酸檸檬糖,開頭酸到牙關軟,眉頭皺,難頂到極,不過捱得過,之後那種清甜的味道,又會令你覺得值得的。

第14集 玩物養志

客席主持﹕雞口


開講玩物喪志,中國人社會對「玩」總帶有負面的看法,認為玩對人的發展有害,今集主持們卻持有截然不同的看法,玩物不喪志,有助養志之餘,更促進社會的發展。放在今日的社會,尤其是香港,玩不單無害,更是令社會發展重要的元素。

髒神在節目內提到,人有嗜好,心才能開放,智才能成長。對社會而言,人有嗜好,方能造就百業,若人人都無嗜好,何來有消費,社會何來發展的動力?

今集名符其實集齊老中青三代人,三位主持,各自講講他們對嗜好的睇法,當然中間少不了3代人對世界的不同理解,最過癮莫過於他們對日本貨的睇法。

更多精彩內容,請留意今集。


 

Part 1

Part 2

 

得閒先搞,咁幾時搞?

搞網台就如砌模型,有人鍾意日日做,唔整就會食唔安瞓唔落。有人就傾向得閒先搞,當做興趣。我就當然傾向前者,那怕期間總有失敗與挫折,不過只要用心面對並把它們克服,其中的滿足感及樂趣,就非筆墨可以形容。


 

整模型總有失手時
整模型總有失手時
那怕費盡心機
那怕費盡心機
也有失手的一刻
也有失手的一刻
如何面對一堆失敗作,再把其做好,也是對心志的考驗。
如何面對一堆失敗作,再把其做好,也是對心志的考驗。

藏在模型盒內的心魔

一盒、兩盒、三盒……..一箱、兩箱、三箱……

眼前堆積的十多箱模型,每箱猶如新奇士橙箱那麼大,內裏也裝滿滿是未砌的模型。

這情況完全見證了買時開心,存放時頭痕。

最近在忙搬屋,收拾家當成為了閒時主要的「娛樂」,執拾期間,夾雜著翻看、把玩及整理物品,前前後後耗了3的天時間,終於把要從舊居帶走的物品都裝箱完畢。總共23箱,當中佔了18箱是模型,其他的就是個人電腦、衣服等等。

在整理模型期間,發覺很多時一款模型同時有幾盒。先聲明,我不是什麼「一盒玩、一盒儲、一盒炒 (賣)」的主義者,同款有幾盒,純是出於一個低能又戇居的理由——怕失敗。

每次玩模型時,我也抱著一個心態,必須一次過製作出心中理想的作品,不論是上色,甚或改造等等,都要完美。不過現實是技術不足的情況下,做出來的作品,與心中所想的模樣,沒有十萬八千里的差距,也有九萬九千里的距離。製作失敗,意味著該盒模型報廢,報廢件就是失敗的標誌,久而久之,為怕失敗,就怕動手製作,偏偏模型癮又斷不了,戒不掉。如何是好呢?

解決方法就是同款也多買幾盒,就算有一盒砌壞了,也有其他存貨做後備。

這其實是個自欺欺人的方法,問題不是在於模型的多少,而是怕動手的心魔。認為只要一日不動手,就立於不敗之地,只要有日技術進步了,再行製作時,就可做出理想的作品。諷刺的是製作技術須要落手落腳去練出來,那怕看再多的模型雜誌,參考更多的網上教學,也不及砌一盒模型來得實際。唯有在製作過程中,思考各款工具的運用,組合的先後次序,嘗試調配顏料….等等。通過累積經驗,製作技術才會日漸純熟,逐漸接近「想到、做到」的境界。

如何解決眼前堆積的模型,不只是存放的問題,也是如何面對怕失敗的心魔的一個挑戰,能夠克服這個心障,我相信不只模型的製作技術可更上一層樓,整個人生也可以變得更有意義及趣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