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生活

第二話 熱情街坊與冷漠租客

日本的居住環境和鄰里關係,可能大家在日劇或其他日本電視節目中看過不少,但當身歷其中,又會有什麼感覺呢?今集由 Rittou 講講,她由住在像「叮噹」屋企般的房子,到搬遷到經常在日劇中見到的公寓,除了居住環境的改變,鄰里關係更是起了截然不同的變化,由面對一群親切熱情,送她禮物和邀請她參與祭典的街坊﹔到跟一班面目模糊,連隔離貴姓也不知的租客共居一棟公寓,這既是日本社會的一面,其實同時也跟香港部份情況契合。

更多在日本生活的分享,請慢慢收聽。


 

第一話 一切由租屋開始

日本是不少香港人的「鄉下」,很多人一年去幾次,每次回來後仍然意猶未盡。在旅客眼中的日本,可能是個去極唔厭的地方,然而旅行與長住是兩回事,在這個看似完美的國度,可能有很多事情要長住一段時間才會慢慢發現。

全新節目 <<日常日本日記>>,編輯部在眾裏尋她一段長時間後,以無盡誠意,大打人情牌下,終於邀請到在日本居住了三年的朋友——Rittou,跟大家分享下她在日本讀書和打工的經歷,由一知半解到融入日本社會,她將分享在日本生活的經歷和體會,講一些只有在日本長住時才接觸到的事,讓大家了解日本另一面貌。

第一集,將由解決到日本生活的第一個課題講起﹕租屋住。在日本租樓,有所謂「禮金」,這到底是什麼?香港人熱愛買磚頭,日本人卻對不動產深有戒心….還有大量話題,留待大家慢慢收聽。


節目尾段 Rittou  提到鄰居關係在日本是個大課題,咁大個課題當然要慢慢傾,12月11日,繼續和大家講下日本日常事。

別讓環保毒死你

青菜蘿蔔,各有所好,正如我砌模型你玩音樂,都是撫慰心靈的手段,本質上無高低之分。如果以殘害地球為由而禁絕某些嗜好,我想所有嗜好最終都會被禁


「砌模型等如餵地球食膠」,有日看到一位師兄在面書發文,說為了環保,加上模型不是生活必須品,故考慮戒掉砌模型的嗜好。作為一個砌開有條癮的人,對他的講法實在不敢苟同,你覺得無謂,偏偏我覺得非常實際。

大家試下望一望屋企,九成的物品都未必有用,模型當然是,還有大大小小只用過一次的雜物,堆積如山,缺少了它們對我們的生活也沒有太大影響。女人開心時買鞋,唔開心時買鞋。好天買鞋,落雨又買鞋。隨時買到一屋幾十對,家中鞋盒疊到上天花板。難道女人都有幾十隻隱型腳而我看不到嗎?

青菜蘿蔔,各有所好,正如我砌模型你玩音樂,都是撫慰心靈的手段,本質上無高低之分。如果以殘害地球為由而禁絕某些嗜好,我想所有嗜好最終都會被禁,繪畫要紙張顏料、玩音樂要樂器、做舞台劇要戲服道具,就算跑步最起碼都要對跑鞋。全部都要消耗地球資源,那如何評定什麼是值得發展或被禁絕?世上誰有合資格定立這個標準?是否需要設立一個組織,負責在每件事發生前進行審查,確認符合生活所需才能做呢?世事那麼多,這個組織的規模隨時比政府更大,營運這個龐然大物所消耗的資源,又是否符合環保呢?

每個人各有喜惡,我們必須尊重,以每年7月都舉辦的書展為例,當中不乏製作認真,內容豐富的書籍。不過也雜夾了不少粗製濫造、內容貧乏,純為做生意,趕及在書展檔期內銷售而出的刊物,或稱它們為「商品」更貼切。製作它們既消耗紙張油墨,更不要說在運送過程及宣傳時所產生的廢物。接下來的動漫電玩節,對某些人就可能是「廢物」的充斥地,相反對某個族群而言卻是寶物的匯聚地,其實寶物廢物,不外乎觀點與角度。

關於環保的話題,一次實在講不完,今日暫時為止,我也要回到模型世界,繼續為毒害地球而盡一分力。

相關話題﹕

童年何價

家是生活的博物館

一切從簡,還是一切從揀?

童年何價

我有時在想,以補償童年回憶為理由的消費,像男士熱衷收集特撮英雄的產品和女士迷戀無口貓,買回來的真是童年情懷,還只是消費當下的悅愉感呢?在這個無消費不生活的社會大氣氛下,是否只有不停地刷卡,才能刷出自我的存在感呢?


之前的編者話提到我有砌模型的習慣,其實我同時偏好收藏SD高達的模型,借少少篇幅介紹一下所謂SD高達,簡單說就是Q版高達,雖然它們頭大身細,手短腳短,跟一般正常機械人的比例有很大分別,不過我覺得這個比例很可愛。而且SD高達有不同系列,既有參考日本戰國時代而生的戰國傳,所有角色造型與裝備,均有濃濃的日本戰國武士影子。此外又有騎士物語,以歐洲中世紀的圓桌騎士為藍本,創作了一系列的騎士高達及故事。更有以電影未來戰士為藍本,設計出一系列手持重武器的角色。每個系列有很高的可玩性,加上售價便宜,只是十多廿元就有一盒,很受當年的小朋友歡迎。

說回收集模型的習慣,我喜歡這些限定版,主要愛其盒繪,全部以卡通風重新繪製,展現角色的其他造型,看起來更英明神武,這種畫法對仍是小朋友的我來說是非常吸引的。尋找這些舊模型,跟在茫茫人海中找伴侶一樣要看緣份。而最近有緣遇到其中一盒,上星期在日本Y字頭的拍賣網看到它,它是28年前的產物了,當時只發行了3000盒,更要憑當地雜誌內的應募劵才能購得,當時仍是小孩子的我,根本無法買到,只能對著當時的動漫雜誌看圖興嘆。難得它重現江湖,就打算競投,這類罕有品很多人爭,我見叫價過了20000日圓已打退堂鼓,最後這盒模型以64000日圓成交。

跟髒神閒聊時,提到錯失寶物一事,當我仍在慨嘆時,他卻說我不見得很喜歡這盒模型,他指出我之前也買過幾盒貴過64000日圓的模型,證明我真心喜歡的話,64000 日圓的售價根本不是個障礙。他還說我不斷強調為了盒繪而買,對模型的質量並不在乎,如果我那麼欣賞這位畫師,該去找找他的畫集或原稿來看看,這亦是個欣賞他作品的方法,何必只執著於那盒買回來卻不砌的模型呢? (題外話﹕買模型怎能不在乎質量呢?只是這些限定版畢竟是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的產物,兒時的水平看當然覺得精緻,不過換成今天的標準,其實是非常簡單甚至很粗糙,那怕怎麼改造,也補不了先天製作上的不足,因此這些限定版模型,我是只收不砌。)

他的話如當頭棒喝,我的確不是為了欣賞而買,因為我並不知道也從沒查究過原畫師是誰,故談不上欣賞。我更多是為了補償兒時的錯過,填補當時的遺憾而買。欣賞不過是包裝消費行為的借口,比起欣賞,我更在乎擁有後的那份滿足感。我有時在想,以補償童年回憶為理由的消費,像男士熱衷收集特撮英雄的產品和女士迷戀無口貓,買回來的真是童年情懷,還只是消費當下的悅愉感呢?在這個無消費不生活的社會大氣氛下,是否只有不停地刷卡,才能刷出自我的存在感呢?

打掃

以嚴謹的態度去工作,這個改變,其過程是辛苦的,不過投入其中的話,其實也是樂趣多多,就好像身水身汗打掃一番後,看到家中光亮整潔,再辛苦也是值得的。


話說大明及髒神首次作客我家,大明入屋參觀完一輪後,很愕然地說﹕「估唔到你屋企執得幾企理」。事緣初相識時,我們一起搞網台,只是我對工作很被動,做事苟且不夠仔細,經常給他捉到錯處,次次激得他暴跳如雷。我想在他心中我是個不折不扣的廢青吧。廢青的家竟收拾得那麼整齊,實在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
當我飄飄然之際,髒神一句﹕「如果你將執屋的態度搬到事業發展方面,你的工作表現一定會更 professional」,比起大明,髒神認識我的時間更長,從平時的閒談相處中,已摸透我是個奄尖的人,例如家中地下多幾條頭髮,就已經很不滿。又或者外出用膳時,這個不吃那樣不食。不過唯獨在工作上,卻不夠奄尖。髒神跟我是個相反,在私生活上,他的包容性較大,對工作的要求卻十分奄尖。例如他睇稿對色,就像我檢查地上有沒有頭髮碎般仔細,那怕顏色稍有不同,他也絕不收貨。這方面我仍要向他多多學習。

以往打工時只要達到公司要求,就可以 hea 點過日子,例如客戶問有什麼新產品介紹時,最省力的方法莫過於向供應商索取最新的產品款式,再轉交予客戶參考。不過這種方法的成效也是最低,畢竟市面上的禮品公司,大部份貨源也差不多,彼此間唯一分別只是報出去的價而已。故跟髒神攜手做禮品生意後,為了增加成功的機會,我們達成了共識,一是不做,一做就絕不hea做。同樣是處理客戶查詢,除了向供應商查問產品的基本資料外,也會詳細地查問他們的製作工藝,能夠應付什麼程度的設計,務求把所有可能性先羅列出來,再重點針對客戶需要,提供不同方案予他們參考,這種做法比過往更花時間,不過我們堅信這才是專業。有時我們甚至親身走到不同地方,搜尋有趣及獨特的產品予客人參考,近來我倆就試過花了大半天的時間,走均在尖沙咀的大小書局,外加深水埗幾條賣物料的街,做足資料搜集,再花兩日時間跟工廠研究製作工藝,終成功向客戶介紹了一件獨特的產品,只是最後客戶因為市場需要,改做另一款簡單的產品。不過在我們看來,既已贏得客戶對我們的認可,也增長了處理複雜產品的經驗,那份滿足感不下於簽成訂單。

以嚴謹的態度去工作,這個改變,其過程是辛苦的,不過投入其中的話,其實也是樂趣多多,就好像身水身汗打掃一番後,看到家中光亮整潔,再辛苦也是值得的。

一切從簡,還是一切從揀?

一切從簡,只是省去不必要的細節,而不是一刀切把所有事情都簡單化、簡略化,我也是極度怕麻煩的人,不過我不會一切從簡,反而傾向一切從揀。


一年容易又聖誕,回想童年時,聖誕節是個比農曆新年還要重要的日子,先講學校方面,既有聖誕假放,又有party開,已經夠過癮。父母又會帶我們兩兄弟去食聖誕大餐,行尖東睇燈飾,當然少不得聖誕禮物,它簡直是心儀玩具的代名詞。稍為美中不足的是學校把中期考試安排在聖誕假後,意味著假期內要抽時間溫習,這是很破壞心情的事。到了少年時,很多人就把聖誕節變身為情人節,不過筆者我20歲才第一次拍拖,故少年時代大部分時間的聖誕節都感受不到浪漫氣氛,有的只是無盡的空虛寂寞和凍。

轉眼間就過了30幾年的聖誕節,對聖誕節已沒有太大的感覺了,尤其近年香港的聖誕氣氛愈來愈淡。這或許與大部份人已經習慣過聖誕有關,故抱著一切從簡的心態去面對這個節日。

香港人普遍承受很大的工作壓力,故在不多的工剩時間內,大多希望透透氣,給平時高速運作的大腦放個假輕鬆下,因此很多事情,都傾向一切從簡。不過如果一切都從簡,那生活會變成怎樣呢?畢竟生活的樂趣就在過程與細節,無論是入廚、看電影、砌模型…….其樂趣都在過程與細節中,如果省去了這些細節,還有什麼意思呢?

回到聖誕氣氛的話題上,客觀事實是市面上的聖誕氣氛是淡了。不過有心的話,氣氛其實可以自己製造,簡單一問,大家多久沒寫過聖誕卡?由挑選聖誕卡開始,到構思及撰寫祝福語,直到把卡寄或交到收卡人手上,然後收卡人向送卡者表達謝意,通過以上一層層的遞進,所謂的聖誕氣氛就油然而生。當然,聖誕卡不是聖誕節的全部,只是想借這個例子說明,有些過程減省了,氣氛就自然弱了。

一切從簡,只是省去不必要的細節,而不是一刀切把所有事情都簡單化、簡略化,我也是極度怕麻煩的人,不過我不會一切從簡,反而傾向一切從揀,認真問清楚自己的心意,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去生活,視乎情況,可繁可簡,就像聖誕節,雖然已經習慣,但每年仍然有所期待,因為這是個與家人朋友相聚的日子,那怕事前多點準備功夫,事後多了清潔要做,我也樂在其中。

最後,謹代表編輯部,祝各位有個稱心如意的聖誕節。

聖誕快樂 !!

p 2 p 1 p 3

 

第22集 聖誕節,步向成人的大門

今集應應景,講下聖誕節。兩位主持都認同聖誕節的氣氛愈來愈淡,不過如果只講氣氛,就未免太過行貨。故兩位主持將講下聖誕節對一代的人的意義,髒神就提出了聖誕節,是步向成為成年人的大門,這是什麼意思呢?要穿過這道大門,又要做什麼準備功夫呢?


 


又到聖誕又到聖誕,Action 趁著這個日子,邀請了13位朋友,以「這個聖誕」為題,分享下跟聖誕有關的特別經歷或想法,並借這個機會向大家講聲聖誕快樂。

節目傳送門﹕ 這個聖誕

樓上住著個朋友

由我見阿榮那天起,兩星期內完成維修,一切回復正常,令我困擾不堪的問題,以超級happy ending 作結。回想起來,一個小時候的朋友,竟然要在這個環境下才能重遇,都市人真的是這麼忙嗎?連聯絡一位朋友的時間也欠缺?連他有了小朋友也不知道。看著眼前的小孩,活脫就是阿榮小時候的模樣,在他小小的心靈中,該想不到眼前的這位陌生的叔叔,是他爸爸兒時的好友吧。


話說新屋入伙,住得舒舒服服。突然有一日看見客廳天花板有一條細裂痕,初時以為是剛剛裝修完畢的「收水」現象,就不太在意。不過在之後幾個星期,客廳天花的裂痕不斷擴大,甚至有部分的石屎突了出來,而且出現裂痕的地方也愈來愈多,包括浴室、睡房也有。那肯定不是「收水」的問題了,就這個情況,當然急call裝修師傅來看看該如何處理。幾日後師傅終於來到,按他的經驗,這種裂法該是樓上的水管出了問題,石屎突出是因為鋼筋在長期被水泡浸下膨脹,把石屎頂了出來,當然實際情況都要到樓上的單位視察,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。聽到這兒,心中已涼了大半截,因為涉及到另一個單位,肯定需要大量時間去討論及處理。

第二天馬上聯絡管理處,通知相關情況,並要求他們盡快聯絡樓上業主,早日安排檢查,豈知等了兩個幾星期也全無消息,追問管理處就一直說聯絡不上樓上,這段期間天花裂開的問題愈來愈嚴重,浴室及睡房的天花更開始發黃發霉,客廳裂開處更開始有水滴下來,需要用桶來盛水,於是每晚就在水聲嗒嗒下睡覺,到半夜時分,夜闌人靜時,水滴聲尤其刺耳,就像一支錐子不停刺向我心窩。直到有日忍不住問管理署為何一直沒進展時,跟我接頭的是本座的主任,他說上去拍過很多次門,不過沒人應門,故無法聯絡樓上的戶主。我再追問是什麼時候去拍,他才說是日間上去,聽到這,我心中已悄然燃起一股怒火,一般人,除了退休人士,日間自然去了上班,那個時候去拍門,有人應才怪,既然閒日沒人應門,那星期六日去拍門總可以吧? 座主任卻說逢星期六日他是放假的,故沒有上去。此刻我的理智瞬間斷裂,不留情面地大聲質問他,如果你家出現這種情況,向管理處求助後,負責人卻這樣回覆你,你接受嗎?他無言以對,我忍不住再罵他,閒日找不到人,星期六日你又要放假,問題如何解決,是否要拖到石屎剝落壓傷人,甚至因為滴水到電制,引發火災後才去處理。那個無恥的座主任仍然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,我也懶得跟他廢話,決定不經管理處,自行找樓上解決。

 帶著一腔怒火出門,在上樓梯時,不停提自己要冷靜,見到樓上時不要衝動咆哮,畢竟對方也不知情,意氣用事,只會壞事。廿級樓梯,轉眼走完,終於到達樓上的家門,深呼吸,按門鐘……..等待對方應門時,我努力地裝出一個和善的表情,打算以最心平氣和的語氣跟對方交涉。然而隨著大門打開,樓上戶主的一句話,令我之前所構思定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,他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,我也認出他了,是我的小學同學阿榮,還記得小學時我們的關係十分好,經常一起打機砌模型抽閃卡。可是自升上中學後,你有你生活,我有我忙碌,喜好也開始隨成長而轉變,共通話題愈來愈少,彼此間聯絡也日漸減少,後來當然是失去聯絡,想不到會在此時此地此境下重聚。童年時的快樂回憶,取代了因天花毀爛而來的苦惱。跟他打招呼後,他還介紹了他兒子給我認識,孩子的模樣活像阿榮小時候的樣子,感覺有趣又夢幻,我們認識時大約是6-7歲,原來轉眼已過了30幾年,時間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,一聲不響地前進,不會因為任何人而停下。期間我在變,身邊人在變,世界也在變……在我胡思亂想間,他兒子的一句「叔叔」,立馬把我拉回現實。

聚舊後道明來意,並帶阿榮到我家視察「災情」,跟太太介紹他時,她對這個巧合如電影的情節也驚訝不已。阿榮看到損壞情況後,答應可盡快安排我的裝修師傅到他處視察,他亦會找相熟的師傅來看看,經過幾位師傅實地視察後,斷定是他家內其中一條水喉出了問題,原來他購買這個單位時,一直沿用上手的裝修,而上手把原來的廚房改成開放式廚房,連洗衣機也放到廚戶內,令浴室有更大的空間,這個改動,需要從浴室地底多駁一條水喉到廚房,今次正是這條喉裂了,裂的位置,正正是我客廳天花裂得最嚴重的地方,因為受石屎所阻,水無法向下流,於是就沿石屎的縫隙四圍流,故裂開的範圍擴大,蔓延到浴室及睡房。

維修方法是把阿榮客廳及浴室的地台重新掘起,更換爛了的水管及重新做好防水工程,整個維修費用都要幾萬元,對沒有購買家居保險的阿榮而言,這筆突如其來的支出也是個不菲的負擔,期間他亦要猶豫了一個星期,我的心情也很矛盾,一場朋友,催他決定又好像不顧情面,只是看見溶爛不堪的天花,加上每晚的滴水聲,滴嗒滴嗒滴嗒滴嗒……像住在危樓般的感覺絕不好受。幸好阿榮最後也承擔了責任,安排他單位的維修,同時也負責了我家的維修費用。

由我見阿榮那天起,兩星期內完成維修,一切回復正常,令我困擾不堪的問題,以超級happy ending 作結。回想起來,一個小時候的朋友,竟然要在這個環境下才能重遇,都市人真的是這麼忙嗎?連聯絡一位朋友的時間也欠缺?連他有了小朋友也不知道。看著眼前的小孩,活脫就是阿榮小時候的模樣,在他小小的心靈中,該想不到眼前的這位陌生的叔叔,是他爸爸兒時的好友吧。

 

續「雜」

繼續「雜」這個話題。

上集提到無論做人做事也好,太多雜思雜念,因為不能專心致志,故會影響事情出來的效果。人生在世,雜務繁多,如果未能有條不紊地處理雜務,則會諸事不順,多偉大的理念,也無法付諸實行。

做事時雜思太多固然影響事情的質素,不過做人有時卻必須要有雜思,這豈非和上集的講法自相矛盾?當然不是,這個雜思,是要求人多思考,發掘自己的獨特性,兩位主持以扮靚潮流為例子,指出現時的化妝及打扮,人人都像倒模一般,潮流興什麼,就個個跟風,沒有個人特色,非常單一化,不夠雜。

去到第二節,會重點講下雜務的重要性,大明以飼養寵物為例,小狗可愛的背後,伴隨著大量雜務,由生養到死葬,都必須用心處理,而處理這些雜務,其實亦是與小狗相處的經歷,髒神則分享了他參加台灣玩具展的「慘痛」經歷,因為忽略了一些實務性的事情,令到他在參展期間連廁所都近乎不能去。

更多精彩內容,請大家慢慢欣賞。


 

Part 1

Part 2


相關閱讀﹕

塵出不窮施鬼設  第10集 人生不在於贏,在於體驗

死神來了又如何

依我觀點,死不可怕,最可怕是死而有憾,只要每日都活得充實,那怕死神某日突然來扣門,也可以無憾地跟它走,還可以加多句,辛苦你帶路了。


話說某日突然收到一位久未見面的朋友的電話,想約我見面。我即時想到他是否轉行做了金融,想遊說我買保險或做投資呢。他已說出因病關係,時日無多,想跟一些舊朋友見面,當提早道別。我第一時間呆了,感覺上如同身在電影情節裏,說實話,跟這位朋友不算熟絡,很久沒聯絡,肯定見面時沒什麼話可說,最多只是說些門面性的安慰說話,自己都覺得很做作。其實我真想跟他說,不如把珍貴的時間留給最親最愛的人,而不是很形式主義地跟身邊所有人道別,畢竟在人生僅如的日子中,陪伴至親的人才是最重要,不過在生死面前,我還是決定赴約。
人生無常,珍惜當下,有想做的事,立把握時機盡快去做吧,「明日我要點點點…..」這些話就別說了,誰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,別把時間花在心大心細上。腦海中有任何想法,就盡快付諸實行,把想法當寶貝般供奉在腦內,閒時取出來把弄自娛並沒有意思,如果想創業,快些實行吧,因為你不知自己何時會死;如果想向意中人表白,盡快去買束花,大膽跟她說聲我愛你吧,因為你不知自己何時會死;世界變得很快,不會因為我們的想法而停下,有誰想過九寨溝的美景,一下間就消失在地震之中,如果想去而又未去的朋友,只能靠照片或映像去幻想當地有多美了。因為有些事情過去了就是過去了,後悔於事無補。

依我觀點,死不可怕,最可怕是死而有憾,只要每日都活得充實,那怕死神某日突然來扣門,也可以無憾地跟它走,還可以加多句,辛苦你帶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