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生活

我們的機械人英雄

機械人,既是人類智慧結晶,用作改善生活的工具,同時是發揮人類想像力、展示個人創意的載體。相信大家在不同的影視作中見過不少機械人,甚至為部份機械人而著迷,若果有個機會由大家去設計心儀的機械人,你會點做呢?今次活動,畫師朋友們發揮豐富的幻想力,以機械人為載體,展示出心中獨一無二的機械人英雄。

不知看完後,大家會否心郁郁,想設計出屬於自己的機械人英雄呢。

第34集 生活無知症侯群 (2)

今集繼續講下現代人生活小百科貧乏的現象,兩位old sea food 主持,並不打算講自己有幾叻,而是想講下部份現代人愈來愈「唔叻」的現象,而這種現象,似乎愈來愈普遍,照道理人愈來愈進步,應該愈來愈「叻」,何解有這種開倒車的現象呢?

如果你有任何看法,歡迎隨時聯絡我們,一齊傾下。


 

Part 1

Part 2

 

相關節目﹕生活無知症侯群

第33集 生活無知症侯群

煮飯、盛飯、摺衫…..這些對很多人是輕而易舉的事,但同時很多人對此一竅不通。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,理應人人知識發達,現實卻是很多人生活知識貧乏,甚至去到無知的地步。出現這種狀況,可簡單歸結是社會的錯,還是另有原因呢?

今集不妨一齊傾下。


 

Part 1

Part 2

尋找繆斯的故事

Action 不時會邀請插畫師朋友們按題創作,等大家發揮創意又可畫會友。為了鼓勵大家更投入創作,我們去年邀請了專業評審團和插畫師朋友們,為在Action 內刊登過的作品評分,目的不在分出高低,而在找出大家一致讚好的作品,並給予鼓勵。這個評分活動,已正式定名為<<繆斯獎>>,第一屆<<繆斯獎>>的結果請見以下連結﹕

第一屆<<繆斯獎>>各幅得獎作品

繆斯是藝術之神的統稱,在傳說中有著最多九種不同的形象,象徵著不同的藝術領域。第一屆<<繆斯獎>>正式成立,Action 邀請得獎的朋友和協力單位,請他們分享下屬於他們的創作人故事,從事創作絕非易事,創作人們如何在失意與困難中,仍喋喋不休地去追尋與藝術之神通靈,以做出精彩的作品呢?

由今日起直至下星期,將陸續刊登嘉賓們尋找藝術之神的故事。

雙打 2.0

在這個 moment,大家都捱咗好耐,惶恐、困擾和煩惱纏擾著大家的心,經歷了漫長的孤獨後,人與人間的相處顯得特別珍貴。因為體驗過不幸,才發覺幸福並非必然。

Action 在這個時刻舉辦第二屆 <<雙打>> 插畫創作活動,希望藉由畫師們聯手創作,爆發出更強大的正能量,以不輸於病毒的傳播力,把打氣的訊息傳播出去

去年<<雙打>>反應熱烈,作品水準非常高。今屆活動,仍以隨機抽籤的方式決定各組成員﹔每組將從下面的題目中自由選取其中一題進行創作,Action希望借住這些題目傳達一個信念﹕我們對未來仍然要有憧憬,相信原來幸福的生活會再臨。

具體題目如下﹕

  1. 我愛office
  2. 發達喇,班細路終於可以返學
  3. 我在酒吧睇波隊啤的日子
  4. 值得懷念的戲院
  5. 擁抱逼車逼地鐵的歲月
  6. 烚烚烚,打邊爐呀喂

 

轉到下頁,將欣賞到各組的精心創作。

假如有14日假,你會點過?

假如有14日假,但一定要你一個人留在家中,你會點過?


提到放假,好多人會好興奮,重可能會計劃定去其他地方渡假,但假如給你14日長假,但只能一個人留在家中,不知大家又會點過呢?

我們邀請了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,請他們分享下如何在家中渡過14日長假,大家將以自己擅長的方法,講下如何渡過這個假期。

打頭陣做分享的將是髒神和雞口,平時做節目時口水多多的他們,感覺幾怕悶,如果要他們一個人留在家中14日,他們會否悶到發神經呢?

髒神和雞口各自的14日長假分享﹕

Part 1

Part 2

第二話 熱情街坊與冷漠租客

日本的居住環境和鄰里關係,可能大家在日劇或其他日本電視節目中看過不少,但當身歷其中,又會有什麼感覺呢?今集由 Rittou 講講,她由住在像「叮噹」屋企般的房子,到搬遷到經常在日劇中見到的公寓,除了居住環境的改變,鄰里關係更是起了截然不同的變化,由面對一群親切熱情,送她禮物和邀請她參與祭典的街坊﹔到跟一班面目模糊,連隔離貴姓也不知的租客共居一棟公寓,這既是日本社會的一面,其實同時也跟香港部份情況契合。

更多在日本生活的分享,請慢慢收聽。


 

第一話 一切由租屋開始

日本是不少香港人的「鄉下」,很多人一年去幾次,每次回來後仍然意猶未盡。在旅客眼中的日本,可能是個去極唔厭的地方,然而旅行與長住是兩回事,在這個看似完美的國度,可能有很多事情要長住一段時間才會慢慢發現。

全新節目 <<日常日本日記>>,編輯部在眾裏尋她一段長時間後,以無盡誠意,大打人情牌下,終於邀請到在日本居住了三年的朋友——Rittou,跟大家分享下她在日本讀書和打工的經歷,由一知半解到融入日本社會,她將分享在日本生活的經歷和體會,講一些只有在日本長住時才接觸到的事,讓大家了解日本另一面貌。

第一集,將由解決到日本生活的第一個課題講起﹕租屋住。在日本租樓,有所謂「禮金」,這到底是什麼?香港人熱愛買磚頭,日本人卻對不動產深有戒心….還有大量話題,留待大家慢慢收聽。


節目尾段 Rittou  提到鄰居關係在日本是個大課題,咁大個課題當然要慢慢傾,12月11日,繼續和大家講下日本日常事。

別讓環保毒死你

青菜蘿蔔,各有所好,正如我砌模型你玩音樂,都是撫慰心靈的手段,本質上無高低之分。如果以殘害地球為由而禁絕某些嗜好,我想所有嗜好最終都會被禁


「砌模型等如餵地球食膠」,有日看到一位師兄在面書發文,說為了環保,加上模型不是生活必須品,故考慮戒掉砌模型的嗜好。作為一個砌開有條癮的人,對他的講法實在不敢苟同,你覺得無謂,偏偏我覺得非常實際。

大家試下望一望屋企,九成的物品都未必有用,模型當然是,還有大大小小只用過一次的雜物,堆積如山,缺少了它們對我們的生活也沒有太大影響。女人開心時買鞋,唔開心時買鞋。好天買鞋,落雨又買鞋。隨時買到一屋幾十對,家中鞋盒疊到上天花板。難道女人都有幾十隻隱型腳而我看不到嗎?

青菜蘿蔔,各有所好,正如我砌模型你玩音樂,都是撫慰心靈的手段,本質上無高低之分。如果以殘害地球為由而禁絕某些嗜好,我想所有嗜好最終都會被禁,繪畫要紙張顏料、玩音樂要樂器、做舞台劇要戲服道具,就算跑步最起碼都要對跑鞋。全部都要消耗地球資源,那如何評定什麼是值得發展或被禁絕?世上誰有合資格定立這個標準?是否需要設立一個組織,負責在每件事發生前進行審查,確認符合生活所需才能做呢?世事那麼多,這個組織的規模隨時比政府更大,營運這個龐然大物所消耗的資源,又是否符合環保呢?

每個人各有喜惡,我們必須尊重,以每年7月都舉辦的書展為例,當中不乏製作認真,內容豐富的書籍。不過也雜夾了不少粗製濫造、內容貧乏,純為做生意,趕及在書展檔期內銷售而出的刊物,或稱它們為「商品」更貼切。製作它們既消耗紙張油墨,更不要說在運送過程及宣傳時所產生的廢物。接下來的動漫電玩節,對某些人就可能是「廢物」的充斥地,相反對某個族群而言卻是寶物的匯聚地,其實寶物廢物,不外乎觀點與角度。

關於環保的話題,一次實在講不完,今日暫時為止,我也要回到模型世界,繼續為毒害地球而盡一分力。

相關話題﹕

童年何價

家是生活的博物館

一切從簡,還是一切從揀?

童年何價

我有時在想,以補償童年回憶為理由的消費,像男士熱衷收集特撮英雄的產品和女士迷戀無口貓,買回來的真是童年情懷,還只是消費當下的悅愉感呢?在這個無消費不生活的社會大氣氛下,是否只有不停地刷卡,才能刷出自我的存在感呢?


之前的編者話提到我有砌模型的習慣,其實我同時偏好收藏SD高達的模型,借少少篇幅介紹一下所謂SD高達,簡單說就是Q版高達,雖然它們頭大身細,手短腳短,跟一般正常機械人的比例有很大分別,不過我覺得這個比例很可愛。而且SD高達有不同系列,既有參考日本戰國時代而生的戰國傳,所有角色造型與裝備,均有濃濃的日本戰國武士影子。此外又有騎士物語,以歐洲中世紀的圓桌騎士為藍本,創作了一系列的騎士高達及故事。更有以電影未來戰士為藍本,設計出一系列手持重武器的角色。每個系列有很高的可玩性,加上售價便宜,只是十多廿元就有一盒,很受當年的小朋友歡迎。

說回收集模型的習慣,我喜歡這些限定版,主要愛其盒繪,全部以卡通風重新繪製,展現角色的其他造型,看起來更英明神武,這種畫法對仍是小朋友的我來說是非常吸引的。尋找這些舊模型,跟在茫茫人海中找伴侶一樣要看緣份。而最近有緣遇到其中一盒,上星期在日本Y字頭的拍賣網看到它,它是28年前的產物了,當時只發行了3000盒,更要憑當地雜誌內的應募劵才能購得,當時仍是小孩子的我,根本無法買到,只能對著當時的動漫雜誌看圖興嘆。難得它重現江湖,就打算競投,這類罕有品很多人爭,我見叫價過了20000日圓已打退堂鼓,最後這盒模型以64000日圓成交。

跟髒神閒聊時,提到錯失寶物一事,當我仍在慨嘆時,他卻說我不見得很喜歡這盒模型,他指出我之前也買過幾盒貴過64000日圓的模型,證明我真心喜歡的話,64000 日圓的售價根本不是個障礙。他還說我不斷強調為了盒繪而買,對模型的質量並不在乎,如果我那麼欣賞這位畫師,該去找找他的畫集或原稿來看看,這亦是個欣賞他作品的方法,何必只執著於那盒買回來卻不砌的模型呢? (題外話﹕買模型怎能不在乎質量呢?只是這些限定版畢竟是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的產物,兒時的水平看當然覺得精緻,不過換成今天的標準,其實是非常簡單甚至很粗糙,那怕怎麼改造,也補不了先天製作上的不足,因此這些限定版模型,我是只收不砌。)

他的話如當頭棒喝,我的確不是為了欣賞而買,因為我並不知道也從沒查究過原畫師是誰,故談不上欣賞。我更多是為了補償兒時的錯過,填補當時的遺憾而買。欣賞不過是包裝消費行為的借口,比起欣賞,我更在乎擁有後的那份滿足感。我有時在想,以補償童年回憶為理由的消費,像男士熱衷收集特撮英雄的產品和女士迷戀無口貓,買回來的真是童年情懷,還只是消費當下的悅愉感呢?在這個無消費不生活的社會大氣氛下,是否只有不停地刷卡,才能刷出自我的存在感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