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社會

自主前,請先自理

到坐低後,見到地磚隙縫間有著薄薄的啡色,應該係乾咗的屎,真係忍唔住問A小姐﹕「喂,你新屋入伙無耐,咁快搞到間屋咁嘅」佢答﹕「我都唔想,以前同阿媽住,所有家務佢搞掂,打掃清潔從來唔駛我做,間中連狗都幫我放埋,而家自己一個住,先發覺原來好多家務要做,初頭都有心機執下屋,幫阿木佢哋沖涼。後來無咩心機搞,放工返嚟好攰,就算想搞都有心無力,或者諗住放假先一次過搞,到放假又想出去玩下鬆下,積積下就搞成咁,唔慣都要慣。」


「年廿八,洗邋遢」,對我嚟講就無咩好洗,因為我每星期都會大洗屋企一次,抹塵拖地洗廁所,故屋企污糟極有限。講到邋遢,令我諗起部份朋友,搬出嚟自住後先發覺自己無咩自理能力,搞到屋企立立亂,到底呢個係普遍現象,定只係我身邊的朋友係咁,就有待各位證實一下。

話說早排舊同學A小姐新屋入伙,邀請我哋上去玩下,A小姐一向鍾意小動物,搬出嚟住後,當然帶埋佢隻狗阿木,再養多三隻兔仔。當日一入屋已聞到一陣難頂臭味,似係屎加動物身上的騷味混和的氣味,只見跟我同行的太太及另外兩位同學,都露出跟我同樣的表情,就知道唔係我個鼻有問題。到坐低後,見到地磚隙縫間有著薄薄的啡色,應該係乾咗的屎,真係忍唔住問A小姐﹕「喂,你新屋入伙無耐,咁快搞到間屋咁嘅」佢答﹕「我都唔想,以前同阿媽住,所有家務佢搞掂,打掃清潔從來唔駛我做,間中連狗都幫我放埋,而家自己一個住,先發覺原來好多家務要做,初頭都有心機執下屋,幫阿木佢哋沖涼。後來無咩心機搞,放工返嚟好攰,就算想搞都有心無力,或者諗住放假先一次過搞,到放假又想出去玩下鬆下,積積下就搞成咁,唔慣都要慣。

A小姐的例子可能就極端咗,只係諗深一層,好多80後或90後好嚮往搬出來,覺得有自己天地好過癮,似乎無考慮到自己住後,有好多家頭細務要處理,包括我在內,唔少朋友搬出嚟後,發覺無咗阿媽幫手執頭執尾係一件好大鑊的事,一間屋,除咗清潔打掃,重有好多雜務要處理,例如幾耐開一次機洗衫,初搬出嚟時試過懶洗衫,搞到差啲搞到無衫換。又好似去超市補倉,以前老媽定時定候去入貨,想飲汽水打開個雪櫃就有。而家自己住,想飲就自己去買,去買前重要檢查下有咩日用品有缺,一次過買齊,否則要用時發覺無先買就好麻煩,試過老婆煮煮下飯先知無豉油,我即刻衝去買,一來一回,最後成餐飯遲咗半個鐘先有得食……重有其他林林總總的雜務就唔多講。雖然呢啲雜務唔係咩複雜難解的問題,但每樣加加埋埋都要一定時間去處理,以前同屋企住,星期六日就係放假,而家的星期六日要抽時間處理家務瑣事,老實講係好麻煩,因此我有唔少朋友索性唔理,忍得就忍,只係我有潔癖,唔執過唔到自己果關。其實我都有妥協的地方,好似對食方面我係個幾麻煩的人,想食得好最好自己煮,只係我實在分唔到身,故只能將就下,肚餓就出街食,我明白出街食得多係無益,不過真係兼顧唔到咁多。

 未搬出嚟住前,覺得經營一頭家有幾難,到真正自住後先發覺無咁易,因為身邊已少咗個自細默默幫我哋完成所有家務的人。

第二十一集 點過年 (廣東朋友篇第二炮)

主持﹕Dayco
嘉賓﹕Ben Xu, Nico Yang, Fi

一連四集賀年版雙城寄終於到最後一集,今次由Dayco 跟幾位80後的朋友們傾下點過年,跟香港港篇的雞口一樣,大家都覺得過年氣氛弱了,除了習慣的問題外,Ben 提出了缺乏儀式感的講法,他以拜年及派利是為例,現在一個短訊可以代替派年,以支付應用程式就可以畀利是,過年期間手機響個不停,看似熱鬧,實質人人卻身在他方,這算是假熱鬧,真冷清嗎?


 

相關節目﹕

賀年創意插畫集﹕豬非豬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十八集 點過年 (香港朋友篇第一炮)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十九集 點過年 (廣東朋友篇第一炮)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二十集 點過年 (香港朋友篇第二炮)

 

第二十集 點過年 (香港朋友篇第二炮)

今集舞台移師回香港,由髒神及雞口接力,講下點過農曆新年及當中的體會。在香港過年,有兩個活動或者大家都曾經參與過,分別是行花市及睇煙花。兩位主持將分享多年來,見到花市內所賣物品的變化,到底當中意味著社會有什麼改變呢?

至於放煙花,差不多每個年初二都放,可能一般香港人都睇到悶,到底呢個年年放的煙花,對兩位地道香港人的意義又是什麼呢?


 

點過年之香港朋友篇正式完結,明日由在廣州的Dayco 等人接力,講講在國內的過年情況。敬請留意點過年之廣東朋友篇第二炮

相關節目﹕

賀年創意插畫集﹕豬非豬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十八集 點過年 (香港朋友篇第一炮)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十九集 點過年 (廣東朋友篇第一炮)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二十一集 點過年 (廣東朋友篇第二炮)

第十八集 點過年 (香港朋友篇第一炮)

「過年氣氛好似愈來愈弱」 雞口一句帶出今集開頭,他指出細時在準備賀年食品、買新衫剪頭髮、以至在年三十晚拜神接年,所有事都充滿過年氣氛。髒神指出雞口這種想法,其實人人都有,包括他過世了的父親也曾經這樣覺得。其實真係氣氛弱咗,還是隨住大家長大,慢慢習慣了過年,令感覺變弱呢?

當然討論過年氣氛強弱唔夠過癮,兩位主持成長於不同年代,在不同年代,香港過年的社會狀況也略有不同,兩位都會講講當中的情況,或者當中可能會勾起了大家的部份回憶,例如新精頭有細路拍門叫人接財神,或者電視上的過年廣告專輯。

更多節目內容,請大家慢慢收聽。


 

 

明日將到Dayco 他們接力,講講在國內的過年情況。

相關節目﹕

賀年創意插畫集﹕豬非豬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十九集 點過年 (廣東朋友篇第一炮)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二十集 點過年 (香港朋友篇第二炮)

雙生雙尅雙城寄﹕第二十一集 點過年 (廣東朋友篇第二炮)

文化從來沒有投降

有心保護中國文化,絕對唔係一刀切咁防止同其他文化接觸,反而要認真諗諗點做先弘揚到中國文化,你可以話我崇日,不過日本就完美示範咗點發揚自己文化,吸引世人不斷去欣賞同朝聖。記得去年訪問郭子健導演時佢提到﹕「港產片其實係雜種,不中不西」,我好認同導演嘅講法,當年香港嘅電影工作者無劃地為牢,成功地將西方嘅創意結合本地想法,炮製出唔少經典嘅港產片,你可以話佢左抄右抄炒埋一碟,偏偏佢炒得好睇又好賣。其實唔只港產片,茶餐廳嘅菠蘿油紅豆冰火腿湯意粉,或者港式鐵板豉油西餐,都係中西文化混合的「雜種」,偏偏大把人愛其夠雜,睇下幾多遊客嚟到都要食下就知。


見到商場內嘅聖誕佈置,就知呢個普世歡騰嘅節日好快嚟到,可能大家已密鑼緊鼓咁安排節目,只不過最近聽到一股聲音,係提醒中國人要慎過聖誕節,尤其無信基督教嘅朋友,唔應該寫聖誕卡買禮物開派對….總之任何形式嘅慶祝都唔應該參加,目的係保護中國文化,防止文化投降嘅現象出現。其實文化自有其獨立生命,唔會輕易被另一文化吞噬,事實亦證明文化一路以來只有互相融合和影響,從而誕生出新嘅形態。

聖誕節只係一個符號,象徵普天同慶,等大家借呢個機會玩下輕鬆下,紓解下一年落嚟工作嘅勞累同緊張。好似德國人過聖誕節,就同中國人過年差唔多,我表妹幾年前嫁咗畀德國人,每逢聖誕,佢就要同鬼佬表妹夫趕返德國過節,聽佢講除咗幾個大城市有聖誕市集外,聖誕期間好多舖頭都係休息唔做生意,市面一片安詳寧靜,唔同香港咁成街人。平安夜當日,一家人聚埋開派對,大家交換禮物,互相祝賀。到聖誕節正日,會到其他親戚屋企拜訪,情況同中國人去拜年差唔多,係無派利是咁解。我都會趁住聖誕節同家人朋友歡聚﹕平安夜同舊同學打下邊爐,之後玩大富翁傾下偈就一晚﹔正日去親戚到開大食會同玩抽禮物。所謂慶祝聖誕節,講到底係個借口而已。

我個人認為文化只有融入同交流,互相影響後再創新形態。例如佛教由印度傳入中國,千百年來不斷同中國文化融合,跟儒道兩種思想互相影響,最後三者共同影響著中國人的思維。又好似墨西哥嘅亡靈節本來係一個本土節日,經過多年嚟同西班牙殖民時代留落嘅宗教儀式與基督慶典融合,發展成今日嘅形態,而家墨西哥人不論宗教背景或種族,都會慶祝亡靈節。想睇下亡靈節有幾熱鬧,不妨搵套<<007: Spectre>>睇下,電影一開場就係亡靈節嘅盛大巡遊畫面。就算普世歡騰嘅聖誕節,去到世界各地跟唔同風俗文化結合,都誕生出富當地特色嘅新形態。好似聖誕節icon之一嘅聖誕老人,佢派禮物就聽得多,有無諗過佢向人要禮物呢?瑞士嘅聖誕老人就係咁,佢哋多數由窮苦人裝扮,身穿白衫,聯群結隊向富人討禮物及食物。每種文化有獨特嘅生命力,唔會話邊種取代邊種。因此我個人唔認同文化投降嘅講法,再講真係有投降又點,和服係人都知,日本人會叫和服為吳服,相傳係三國時代東吳與日本進行貿易,將絲織品及衣服製作方法傳入日本,從而影響咗日本服裝嘅發展,故和服究其根底係嚟自中國文化,如果文化投降嘅講法成立,到底係日本文化向中國文化投降,定係中國文化反被日本文化侵佔呢?

有心保護中國文化,絕對唔係一刀切咁防止同其他文化接觸,反而要認真諗諗點做先弘揚到中國文化,你可以話我崇日,不過日本就完美示範咗點發揚自己文化,吸引世人不斷去欣賞同朝聖。記得去年訪問郭子健導演時佢提到﹕「港產片其實係雜種,不中不西」,我好認同導演嘅講法,當年香港嘅電影工作者無劃地為牢,成功地將西方嘅創意結合本地想法,炮製出唔少經典嘅港產片,你可以話佢左抄右抄炒埋一碟,偏偏佢炒得好睇又好賣。其實唔只港產片,茶餐廳嘅菠蘿油紅豆冰火腿湯意粉,或者港式鐵板豉油西餐,都係中西文化混合的「雜種」,偏偏大把人愛其夠雜,睇下幾多遊客嚟到都要食下就知。

我認同要慎過聖誕節,不過就唔係打住保護中國文化旗號嘅理由,反而係考慮點安排先玩得開心盡興,唔好浪費年尾呢個攞正牌去玩嘅大節。最後,代表編輯部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(或者聖誕快上)。

P.S :賣個廣告先,編輯部趁住聖誕節,邀請咗一班熱愛創作嘅朋友,以聖誕老人及聖誕禮物為題,創出了一批抵死有趣的作品,借呢個機會請大家睇下開心下,順便祝大家聖誕快樂!! 

聖誕咩都有–聖誕老人新style

聖誕咩都有–怪搞聖誕禮物

精仔文化

詢眾要求,停了一陣子的<<創意無咁易>>再次開咪,今次的話題係講講香港的精仔文化,節目內提到精仔有兩大特徽﹕轉數快及變得快。香港人一直推崇精仔,從以前的港產片中可見一班。只是當精仔橫行,或人人都想做精仔時,其實又對我們的社會帶來什麼負面影響呢?


何謂公義

做人太過一根筋,拘泥於自己嗰套,食檸檬嘅往往係自己,因為你堅持時人堅持,所以你永遠不會獲他人接納,畢竟世事無絕對,只有真情趣。


同髒神夾住做嘢經常有爭執,無論生意或創作上,好多時佢否決我某啲決定或想法時,都指出我有「我覺得係就係」嘅問題,通常佢一咁講我就扯火,我梗係咁諗先同你講啦,唔係講嚟做咩,在情緒主導下,個焦點就轉咗去討論我點諗嘢嘅思路上,莫視咗本身要討論嘅事情。

「做人無須要在乎其他人嘅諗法,最緊要係堅持做返自己」喺傳媒大力渲染下,呢種想法逐漸滲入到大眾嘅骨髓,有堅持唔係唔好,只係當堅持變成固執,完全聽唔入其他人嘅講法時,做人就會流於偏頗。或者大家有類似經驗﹕面對一啲有佢講無人講嘅人係幾頭痛同煩厭,佢哋永遠覺得自己講嘅係不容挑戰嘅真理,寸步不讓。好似社會上一班成日將公義掛喺口邊嘅人,維護公義無問題,不過一定要按佢哋個標準做,因為佢講嘅係真理,其他人講就係歪理,故一項都不能改,在大是大非或原則性上嘅事係有絕對標準,只係落到具體執行上,係咪真係有絕對標準呢?以民主國度自詡嘅美國,個總統選舉制度係咪一人一票嘅絕對民主?特朗普當選已經畀咗個示範大家睇。又以懲治毒犯為例,有啲國家無情講,一定判死刑,甚至菲律賓總統早兩年時曾批准警察在捉拿毒犯時,如發覺有嫌疑,可以當場開槍射殺。有啲國家就選擇將毒犯判監,刑期視乎嚴重程度而定。上面嘅處罰方式令犯毒者得到應有懲罰,無話邊種最恰當。

堅持唔等如不變,適時聽下人講,自己再細心思考同消化下,合用嘅就用嚟改進下自己,無損個人堅持,諗過度過真係唔啱駛咪當聽下囉。條條大路通羅馬,做人太過一根筋,拘泥於自己嗰套,食檸檬嘅往往係自己,因為你堅持時人堅持,所以你永遠不會獲他人接納,畢竟世事無絕對,只有真情趣。

 

聖誕咩都有–聞到睇到的香味

氣味對我們的衝擊直接了當,而且每隻氣味獨一無二,不會因時間的流逝而改變,例如當嗅到香橙的味道,不用再加其他文字描述,我們也知道它是香橙。在漫長的人生路中,我們可能會忘記某個時刻,卻不會忘記某種嗅過的氣味,嗅過的氣味猶如以斧鑿刻在我們的腦中,永留記憶。

聖誕將至,在這個普天同慶的時候,人人也希望過一個愉快又難忘的聖誕節。編輯部今次邀請了兩位朋友——Connie 及 Florence,跟大家分享透過調配香薰按摩油,製作出只屬於你的氣味,並如何運用香薰油,為聖誕假期增添情趣。

以下3段影片,Connie 及 Florence 分別分享了香薰油對小朋友、男士及女士的功效。


 

小朋友篇 

第十八集 現代愛情是小鮮肉與狐仙的故事?

香港人一向有電視汁撈飯的習慣,以前互聯網未普及時,煲劇只能靠電視,現在只要有手機,隨時隨地想點睇都得。在長期耳濡目染下,映視節目不經不覺間影響了我們的思維,今集將環繞這個話題傾下。

兩位習慣先漫談一番才入正題,今集由做人是否反口覆舌講起,髒神認為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每分鐘在做決定,故對自己反口覆舌其實正常不過。借這個話題,講到宗教對人行為的規範,兩位都認同宗教對人行為的影響力正逐漸減弱,反而那些分分秒秒不停在播的劇集及其他映視節目,慢慢地改變了社會的氣氛,社會氣氛的範圍可以好廣闊,兩位將主要收窄到愛情觀方面,講下在各類劇集的影響下,人們對待愛情態度的轉變﹕韓劇式的愛情,是否值得推崇?


 

地從何來?

又或者採用復仇者聯盟3中魁隆的方法做,消滅一半人就騰出好多空間,只係你想成為化灰的一個,定你家人成為被消滅的一群?


大家常去嘅東京,係當年德川家康轉封江戶後,以愚公移山嘅精神去填海造地,改變河道,先打好發展基礎,可見不論古今,做人最緊要係有片立足之地。今日在香港,很多人已無立足之地,高球場、棕地、改建廠廈和什麼人工島,無論你好邊味,「地」也不能快到聽日就畀到你。

講到地從何來,成日聽到話收返粉嶺個高球場做住宅用地,我唔打高球,亦覺得打呢種波係好扮嘢,只係大家將公義掛在口邊時,點解容不下一個球場畀人打波消遣?因為球場用家多數係有錢人就必須收回起樓?咁收回球場是否打擊權貴嘅象徵意義大過實際意義呢?如果話高球場係浪費土地,咁應該一視同仁,康文署轄下4個高球場都要全數收回改建住宅。況且講到話高球場佔去唔少地皮,其實全港重有唔少網球場籃球場足球場…點解唔攞返去起樓呢?定係所有唔係富貴人家玩意,就可另作別論?

講到棕地,棕地業權同佢個位置一樣都係散散碎碎,單係同業權人傾收地條件都有排傾。就算收得齊,都要花一輪功夫將散佈唔同地區嘅棕地整合成為可發展地皮,先唔講時間,由收地到整合工程,當中涉及嘅金額係咪真係平得過填海做地呢? (據新聞講填海做地尺價為 HK$1300至HK$1500)。香港地,人人返工唔係返九龍就係香港島,即係銅鑼灣灣仔金鐘中環尖沙咀佐敦旺角官塘九龍灣…,主要都係靠幾條路出入,發展棕地連帶要開闢道路以便大家出入市區,搵地開路已經係一個問題。原有道路亦隨時要擴建先解決到新界人口因發展棕地而增加嘅問題,想像下原本雙線行車嘅公路,要擴建到6線甚至10線行車先夠用,個畫面幾壯觀,只係原本路面兩側有無足夠地方去搞擴闊工程呢?想像下彌敦道因為擴建,兩邊要有幾多大廈被移開,咁真係彌敦道變飛機跑道。

好多人對政府反感,政府做乜都反對,當然政府有好多事做得唔好,高鐵、港珠澳大橋、以致最嚴重嘅港鐵站,偷工減料加糊塗管理,政府也不見得會施予重罰,港鐵事故已漸趨常態,打工仔日日返工靠運氣。搵一班從來唔搭港鐵返工嘅管理層嚟管理港鐵,效果可想而知。但一事還一事,做個人工島,整個島無地理環境嘅限制而重新設計,成本也未必會貴得過收回棕地,而且人工島也可按比例,將某啲地段賣給發展商起私家樓,相信咁唔係燃燒儲備,可能賣地嘅收益更加能令我哋有用唔完嘅儲備。當然最緊要嘅並唔係儲備,而係大家認真諗諗,任何人都有自己反對嘅方向,但如果我哋唔快啲搞清楚個方向,好多市民就連企都冇定企。又或者採用復仇者聯盟3中魁隆的方法做,消滅一半人就騰出好多空間,只係你想成為化灰的一個,定你家人成為被消滅的一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