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社會

第27集 幻想與實踐

有些老一輩的人,會覺得後生仔做事無諗清楚。後生的卻會覺得「 old sea food」做人無火,係老油條。兩者間最大的不同,就是彼此的閱歷,老鬼們經歷多了,行事時考慮可行性,後生一代講理想,有衝勁,卻可能忽略執行時的可行性。其實凡人都會經歷過由後生變老的階段,所謂一代不如一代只係假象,只係那個階段會有的現象而已。經歷多點,多點累積,就可減低講就天下無敵,做就有心無力的局面。


 

 

第26集 道德打蠟

好多人講普世價值,講公義,不過在兩位主持人看來,世上真正屬於普世價值的事情並不多,反而很多事情在不同文化中有著不同的看待標準。香港戾氣愈來愈重,除了生活壓力外,人的思維是個關鍵,由不知何時開始,好多人開始把自己的一套強加到他人身上,敵視跟自己看法不同的人,想盡辦法壓倒對方,令對方屈服。尤其講到公義時,彷彿打出「公義」這面大旗,自己所有說話都是道理,他人講的就是歪理,問題是「公義」是否只得一種呢?

詳細節目內容,請大家慢慢收聽。


 

有得揀?原來係賣剩橙

「以為自己有得揀,原來係啲賣剩橙」。其實唔駛咁灰,法國國民公會宣言講過﹕「自由不是想做什麼,就做什麼;自由是教你不想做什麼,就可以不做什麼。」


「終於有番多啲戲可以揀」朋友阿傑嘆道。早前<<復仇者聯盟4>>上畫時,間間戲院差不多由朝播到晚,阿傑大呻無哂選擇。隨住<<復仇者聯盟4>> 熱潮佔退,鍾意入戲院睇戲嘅佢覺得一天光哂。其實有無<<復仇者聯盟4>>,戲院可供選擇的電影係唔多,再放大點睇,我哋的精神食糧好多時係被人篩選過、隔過渣。

打開各大戲院的網站,望落有唔少電影可以選擇,只係世上咁多電影,戲院內放映的只屬冰山一角,而且來源都幾狹窄,主要係荷里活的製作,夾雜部份中日韓電影,加埋港產片,很多產自其他地方的電影我哋都無法在戲院睇到,舉個例,<<關原之戰>>,一套2017年的電影,內容講述一場決定了日本歷史走向的戰爭,套戲我好想睇,可惜香港無上畫,反而台灣有。至於話來自俄羅斯丹麥巴西瑞典….甚至產自非洲的電影,香港的戲院唔多覺有。可能好多人覺得我打橫嚟講,香港有幾多人對上述地方的電影感興趣呢?我承認對此感興趣的人應該唔夠填滿海運戲院,但如果講到有絕對的選擇自由,係咪應該包羅萬有,而唔係只按市場標準去做篩選,揀過揀剩先畀我哋呢?

其實唔只電影,在香港,無論電視或雜誌,我們也沒什麼選擇自由,電視方面,只從永恒的亞視執笠後 (近年轉為網上電視),一台獨大的情況愈趨嚴重,想播咩就播咩,每晚黃金時段就是劇集劇集劇集,唔係話劇集唔好,都唔駛星期一播到星期七。每套劇的套路又來來去去差不多。記得細時睇劇好多過癮題材,好似講中國古代刺客的<<大刺客>>、講個傻佬要搞馬場的<<馬場大亨>>,講奇幻的<<大頭綠衣鬥殭屍>>,今日睇返,呢啲劇集製作未必係上乘,重可能有啲粗糙,但起碼橋段過癮,唔似而家唔係爭產就爭仔爭女,睇到人心煩。

行去報攤,雜誌看似選擇唔少,不過細心留意,好多唔係講炒股投資,就係吃喝玩樂,或者以尖酸刻薄、極盡挖苦的手法去爆名人明星的私隱,唔睇雜誌名,本本差不多。想睇比較有深度的文史哲內容,本地雜誌係無咩選擇。

「以為自己有得揀,原來係啲賣剩橙」。其實唔駛咁灰,法國國民公會宣言講過﹕「自由不是想做什麼,就做什麼;自由是教你不想做什麼,就可以不做什麼。」戲院電視台雜誌社在製作或選取內容時有市場考量,始終營運要成本,總無可能同錢作對,專走偏鋒。只係作為觀眾,我哋有權say no,事實好多人都做到,睇下重有幾多人睇大台咪知囉。更重要係我哋可以去尋找和開拓新渠道,前文講到的<<關原之戰>>,最後我在影碟舖訂咗隻台灣版,安坐家中一樣睇得過癮。識得揀,世上還有很多選擇,無必要畫地為牢,限死自己。當然要學識點揀係另一門學問,有機會先同大家分享了。

斷捨離咗個斷捨離

「斷捨離令人容易攀附到的道德高地」

時下興講斷捨離,其實有幾多人真係明白斷捨離的真諦? 還是人云亦云,覺得斷捨離有型而跟風?

請慢慢欣賞今集。


 

相關話題﹕

復仇者的牽掛

家是生活的博物館

有事就嗌移民

香港人邊到有錢搵到就去邊到安居樂業,其實移民與否無咩所謂,每個人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,不過有部份香港人幾雙重標準,自己移民無問題,但好歧視新移民


朋友阿強話睇完近幾期以置業為題的編者話後有啲意見,佢認為香港樓貴到痴線,已經唔係人買 (唔通買家唔係人…….其實係為人父母)。阿強又話﹕「香港社會問題多多,由上至政府施政失誤連連,下到社會氛圍怨氣連天,香港已經唔適合人住,就算有錢都唔應該買樓,用嚟移民到其他國家好過。佢重話,同樣揸住五百萬,香港最多買得果幾百尺樓,台灣可以買千幾二千尺,生活壓力又無咁大。留在香港,日日受折磨,返工做餐死都係得雞碎咁多人工。作為納稅人,福利無自己份,就益哂班新移民….」。佢一口氣講出諸多不滿,最後講咗句﹕「有得走我一定走」。

講到移民,可能大家第一時間諗到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的移民潮,好多人移去加拿大。當時好多香港人擔心回歸後的社會狀況,都選擇咗移民。其實香港人同移民幾有緣,因為香港本身就係一個由移民組成的社會,早到抗日戰爭及國共內戰時,已經有大量國內的人為逃避戰火而走難到香港。到文化大革命時,又有大量難民由國內偷渡到香港定居,單係呢兩次移民潮已為香港帶來三百萬人,當而家香港有八百萬人,即係接近一半人係呢批移民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,我就係其中一人,我阿爺阿公阿婆都係抗日時期走難到香港。

香港人邊到有錢搵到就去邊到安居樂業,其實移民與否無咩所謂,每個人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,不過有部份香港人幾雙重標準,自己移民無問題,但好歧視新移民,電影<<富貴再逼人>>中驃叔兩公婆搭地鐵的一幕就好描寫到呢類人的心態,驃叔兩公婆移民加拿大後,返到香港坐地鐵時,遇到一車異地人,有中國人越南人菲律賓人,驃叔一臉不屑,覺得佢哋霸佔香港,同而家有人覺得新移民嚟香港搶飯碗搶福利,係蠶食香港的蝗蟲,係破壞香港的賤精的想法無分別。有呢種想法的人有無諗過,自己上兩代可能都係新移民?自己有咩本錢去歧視人?你話以前還以前,咁講返而家,我哋移民到彼邦,在外國人眼中我哋都係新移民,如果人哋歧視我哋,話我哋去到剝奪當地人資源又點?要知道好多香港人,尤其係早年移民那批,好多無一技之長,去到外國隨時「洗大餅」,外國人一樣可以認為這些「新移民」係同本土基層人士爭飯碗。

我無意為新移民講說話,只不過想請大家諗清楚移民的目的,無論咩年代或種族,移民只係想尋求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,我哋有權去他國尋找幸福,何解就嫌棄他人去香港生活?新移民有問題,我哋要做的係檢視移民政策,而唔係單單討伐新移民。好多人講到香港民不聊生,唔走唔得,唔該認真睇下新聞,幾多戰亂頻仍的國家,果啲地方就真係民不聊生。我就唔會移民,香港係我屋企,或者佢今日真係亂咗,亂咪執返好,無人會因為間屋亂而選擇搬屋啩。

各位朋友如果好似阿強咁有任何意見,歡迎隨時聯絡我,大家交流交流。

相關文章

急住買樓定買債

有樓有成就?

 

人無夢想好正常

我夢想係發達、做飛機師、做畫家、做發明家…….

其實人是否一定要有夢想?可能大家都聽過星爺名句﹕「做人無夢想,同咸魚有咩分別?」聽落好似人無夢想就好大問題,不過細心諗下,無夢想又點? 我哋身邊好多人都無夢想,或者佢哋的夢想係成就他人的夢想,好似髒神在節目提到,父母的夢想就是成就仔女的夢想。

在這個夢想泛濫的年代,人人都講追夢,好多人的夢想,可能係人有我又有,到底那個是夢想還是喜好,好多人都未必搞得清楚。

關於更多夢想的討論,請各位聽以下節目。


 

Part 1

Part 2

 

P.S﹕有聽開我們節目的朋友,都知我們是行到邊錄到邊,話說兩位主持今次在某快餐店錄節目,錄得太興奮一時講大聲咗,嘈到隔離某位女士,打擾佢玩手機的雅興,如果呢位女士有機會聽到本節目,請多多包涵 😆

第十九集 玩吓啫,唔想咁傷神

玩物喪志,呢句說話就好似高掛衙門內那塊公正嚴明的牌匾,警剔我們不要玩得太深入太過龍,免得喪失理智,忘了正事。只是反過來想,玩得唔夠精唔夠深入,會否玩得唔夠過癮呢?

今集話題由雞口講改造模型帶起,佢話每盒模型要真金白銀買,改造失敗時,面對那堆廢件,感覺浪費了金錢,廢件留住又眼寃。髒神聽完後表示唔同意,佢認為雞口呢種想法,可能係教育出了問題的結果,令到雞口那一代人不願意面對失敗,佢進一步講,世上沒有事情可以一次就成功,學游水時難免飲幾啖水,學踩單車跌到皮破血流是免不了。有心玩一個嗜好,係不怕失敗及不斷鑽研,以挖掘更多樂趣。雞口的反應是﹕「玩吓啫,唔想咁傷神」。

之後的討論係點?唔講咁多,留返大家慢慢聽。


制度的誘惑 (1)

制度本來的目的係確保社會有序,有序方令社會更公平,只係人有時為了從制度中獲益,而扭曲了本來應做的行為,久而久之,會反過來埋怨制度的不公。


 

「等咗十年,點解我咁衝動,點解唔等多陣呢….」

故事係咁,阿仁為咗排公屋,一直拒絕老闆升職的安排,以免入息超出申請資格。最近老闆又舊事重提,阿仁見等咁耐都排唔到佢,就決定接受老闆好意,命運呢個時候同佢開咗個玩笑,阿仁升職3個月後收到通知,終於排到苦等多年的公屋,奈何佢入息水平已超過限額,已無入住資格。

雖然心底覺得阿仁好無志氣,為咗間公屋多年來放棄升職加薪的機會,如果佢一早升職,今日故事可能已經改寫,但見佢咁無癮就無謂再刺激佢。況且細心諗,就算佢升職,人工加得幾多?當佢加得3000蚊,而家一個人租間劏房,最平當5000蚊,加薪幅度都唔夠佢租間劏房。相反輪到公屋的話,月租千幾二千蚊,呢個租金佢應付到有突,兼居住環境一定好過劏房,故可以話阿仁無志氣,不過在居所難覓的今日,佢咁做又無可厚非。

阿仁件事,證明了制度對人的誘惑,制度本來的目的係確保社會有序,有序方令社會更公平,只係人有時為了從制度中獲益,而扭曲了本來應做的行為,久而久之,會反過來埋怨制度的不公。還記得幾年前,我在某報館做分類廣告sales,晚晚8點幾9點放工,逢星期五人哋享受小周末時,我就要捱到夜晚10點幾甚至1點先走得,唔知重以為我好多嘢做,實情是齋坐等收工。

剛入職時上司對我講﹕「我哋主力唔係搵新生意,只要keep住現有嘅客,填滿每日嘅廣告窿位就得」公司每日有最低要求的廣告量,當係20頁紙咁講,通常公司會開夠24或28頁,公司想做多啲生意係無可厚非。去到呢到,要橫叉一筆,講下公司的佣金制度,係行公佣制,要營業額達到某個標準先有佣分,只係如某位師姐所講,那個營業額的高度比ICC更高,就算佢做咗差不多廿年,都從未試過分佣。

每日只要填滿啲窿就可以收工,不過同事們習慣晚上7點後先入稿,新入職的我感到好奇怪,點解唔快手搞掂收工呢?之前提過,公司每日有基本的廣告量要求,其實同事們心知要湊齊20頁廣告已唔容易,更莫講話填滿24頁或更多頁。況且太早入稿,公司見你咁易追到,就會開多幾頁畀你繼續追,既然做多無佣分兼又要辛苦自己,同事們自然唔會搏,但求滿足基本要求就算數。方法係用時間換空間,每份報紙都有指定開機印刷時間,當接近赴印時,公司見廣告量唔夠就會收手,減少出紙數,意味大家可以交少啲貨。因此同事們會有默契地「袋住先」,有稿在手也不入,大家透過通訊群組夾定時間才一齊入稿。其實公司早知有此情況,但就無做檢討和改變,如是者每日返工就係玩拖時間遊戲,結果公司和同事們都係輸家,站在公司角度,我哋成班人齋坐,耗費公司資源又無生產力。站在同事角度講,當一晚白坐兩個鐘,一星期返五日工,一個月就白坐40個鐘,40個鐘我當去睇戲都睇到十幾廿套啦。

嗰段日子我體會到何謂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,每版報紙設定印刷時間,原意係令每個部門可以睇時間有系統地安排工作,結果這個時間死線卻成為了同事們減少交廣告稿的護身符。在日常生活中,好多時我哋批評社會有好多不公的制度,只係批評之前,我哋可否稍稍靜落嚟,諗諗究竟係制度問題,定係設計制度本身的人的問題呢。

相關文章

急住買樓定買債

有樓有成就?

有樓有成就?

好多人覺得買到樓係有錢的表現,我明白大家點解咁諗,香港人太習慣睇錢做人,社會風氣好多時以錢去衡量一個人的成就,只要你有錢,你就係叻人


香港樓出名貴,原因有好多,例如之前探討過取消租管,令租樓同供樓的支出差唔多,出名識計數的香港人自然傾向買樓,供樓當儲錢,好過交租益業主。又有一個講法係國內客炒貴哂啲樓。當然近排講得最多係土地問題,無地起樓,樓價想唔貴都難。除咗經濟因素外,個人思想的改變,可能都係推高樓價的原因。我今年三十幾歲,發覺同我差唔多年紀的人,都唔多想同父母住,我的父母輩係無呢種諗法,可能我哋呢代的DNA發生突變啦。只係當人人想要自己的居所時,樓價自然愈搶愈高。

樓價高企,好多人覺得置業無望,社會慢慢出現咗以前無的現象,開始有人覺得買到樓係成功人生的指標,多得有心的傳媒大力炒作,好似有節目邀請一班不同社會背景的人,講下在樓價高企的今日佢哋為置業如何各出奇招,當中更針對性講到佢哋對置業的心態,唔少人覺得呢類節目嘩眾取寵,但亦唔排除有人受到影響。記得幾年前同合作開的印刷佬食飯,講開我買樓準備結婚,佢即時話﹕「叻仔,今時今日唔駛靠老豆老母,自己上到車。」印刷佬年紀做得我老豆,平時做嘢總帶住幾分長輩對晚輩的態度,自從知道我買樓後,感覺到佢態度係有唔同,多咗份之前無的敬意。印刷佬的反應係一個例子,有長輩和朋友知道我買樓後,態度都有改變,雖未去到前倨後恭,但多咗份之前無的尊重,特別係年紀比我細的朋友,佢哋覺得今時今日買到樓係一個成就,會覺得我已經上咗岸唔駛憂。

好多人覺得買到樓係有錢的表現,我明白大家點解咁諗,香港人太習慣睇錢做人,社會風氣好多時以錢去衡量一個人的成就,只要你有錢,你就係叻人,套用到買樓上,無論你係在今日瘋狂的樓市下置業,或者早前買落也好,都證明你有一定的財政實力,在香港社會凡事講錢的標準裏,你已是成功人士﹐只係作為過來人,我好誠懇同你講,買到樓唔等如有錢,買到樓只係借咗錢,重要係借咗好多錢,要還廿幾三十年,如果真係有錢就一炮過,邊駛問銀行借。

相關文章

家是生活的博物館

地從何來

自主前,請先自理

急住買樓定買債

急住買樓定急住買債

樓價升幅快過眨眼,我明白好多人擔心今日唔買,明日只會更貴,故寧可有買貴無買錯。我唔反對置業,只要自己能力應付到,在今日呢個環境,有自己物業始終勝過去租樓。只係眼見好多能力不足的人,急於衝入樓市,咁絕對係一個危機。


香港樓價貴絕全球,至於有幾貴,我唔係專家亦無數據分析,只能從自身經驗去講下,我4年前以四百萬買入現在的單位,4年後的今日已升至差不多六百萬,即是每年升幅約五十萬港紙。以前話買磚頭保值,而家買磚頭直頭升值,重要係你咩都唔駛做,就自然好似坐火箭咁升,都咪話唔神奇。

同髒神吹水時有傾下樓價高的現象,好多人話係土地問題。不過佢老人家就覺得係取消了租金管制的問題。有租管時,私人住宅的業主加租每兩年最多加你30%,不過自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,政府為提振跌到殘的樓市而在98年取消了租管,從此業主加租再無限制,50%、100%,鍾意加夠200%亦可以。我有朋友租樓住,因為加租幅度大,每兩年搬一次,故他的家當盡量從簡,平時唔敢買太多嘢,怕搬屋時執餐死,就算租到新屋,好多家當亦懶得拆封,免得下次搬時再執。他的遭遇可能係唔少香港租客的縮影。1998年距離而家都十幾年,其實政府應否考慮重置租管呢?畢竟有租管時,租務市場與置業市場是分開的,你可以邊租屋邊打算,生活環境也不會因為大幅度加租而受影響,到有錢先考慮置業。

我認同髒神的睇法,記得細時的親戚係租樓住多,大家見面亦好少講買樓。就算買都要左計右計,人人話今日置業難,以前置業都唔係易事。聽長輩講,80年代買層幾百呎的樓幾十萬可以有交易,在今日睇呢個當然唔係咩大數目,只係放回以前的人工,我阿媽做工廠賺得果二千幾蚊一個月,幾十萬樓價就係天文數字。而以前買樓的息口係十幾厘計,絕非今日的低息可比,故話今日買樓難,以前一樣無咁易。正因為買樓唔易,故以前的人唔急住買,到今日買樓難度依舊,反而唔少人心急要做業主,尤其好多後生仔,一出社會做嘢就講要置業,有必要咁急嗎? 我認為同傳媒有多少關係,而家好興講個人空間,只要可以自成一角,再細的空間都無問題。記得未興劏房前,係講住板間房,其實兩者的尺寸係差不多,不同地方係板間房無獨立廚廁,需要幾戶人共用廁所及廚房,故住客們需要互相遷就,呢個居住環境話無拗撬就假,不過亦肯定有相處融洽的例子,細時睇電視劇都見唔少呢類橋段,幾戶人住板間房,食飯時一齊出大廳食,之後坐埋一齊睇電視吹水,都幾熱鬧。反觀而家的劏房,各種劏法都有,最正莫過於廁所上面係床。住呢種劏房個人空間係有,不過代價係隨時聞到屎味,到底值定唔值呢?

樓價升幅快過眨眼,我明白好多人擔心今日唔買,明日只會更貴,故寧可有買貴無買錯。我唔反對置業,只要自己能力應付到,在今日呢個環境,有自己物業始終勝過去租樓。只係眼見好多能力不足的人,急於衝入樓市,咁絕對係一個危機。「成功靠父幹」,唔少人特別係後生仔,在父母的支持下成功上車,父母愛鍚仔女的心無須質疑,只見佢哋一係加按自己的物業,或者攞養老金出來幫仔女支付首期就知。問題係供樓最重要係咩?一個穩定的工作環境及收入,以應付廿幾甚至三十年的按揭還款,還款係每個月還,唔會有假期畀你抖下。我無意貶低後生仔,只係好多後生仔剛出社會工作,職業生涯隨時有變,連帶影響收入。當經濟狀況出問題時,難道去向父母求救?佢哋又救得多少次呢?父母在出手幫仔女上車前,應否三思送給仔女的既是個安樂窩,同時是條長命債呢?

相關文章

家是生活的博物館

地從何來

自主前,請先自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