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香港

疫情下的得著

突然來襲的新冠肺炎,造成大量的人命及經濟損失,看來只要失,沒有得。

的確,疫情帶來的損害是確實存在,但當我們絞盡腦汁設法應對,由改變生活習慣以至工作模式也因而疫情而改變時,當中是否完全沒有得著呢?疫情爆發至今已接近半年,主持們跟大家一樣,由最初的戰戰競競,到現在已逐漸適應與疫魔共存的生活,兩位將在今集分享下在這段日子的體會,並講下當中的得著,不知兩位的經歷,會否引起你的共鳴呢


 

Part 1

Part 2

第32集 粵語對白,寧捨賤格

「笑都笑得衰過人,成個烚熟狗頭咁」 


Part 1

Part 2

 

死雞撐飯蓋、太監騎馬、除褲放屁、烚熟狗頭、八仙過海 、大蛇屙尿…,這些廣東話俚語或歇後語,精妙抵死,語境傳神,用粵語的講法,是相當「啜核」。俚語或歇後語是廣東話文化一大特色,今集節目,兩位主持除了大爆它們的吸引之處外,更想指要保護這種珍貴文化,除了創新,也要念舊,只要新舊結合,才能結出好結果。

 

第64集 封面與內容不相符的一集

買碟遇著封面與內容不相符,當然嬲到想退錢兼鬧人﹔做節目遇著封面與內容不相符時又會回點呢?


原本今集是講喪屍片,主持們已預先提出想講的電影,等大家做足準備,看完後才來做節目,結果一開咪,又進入了漫談狀態,喪屍片又講、動作片又講、電影譯名又講…..雖然看似離題,但所有內容是由喪屍片延伸而來,所以話今集既有講喪屍片,亦可以話由喪屍片切入,分享下對不同電影的看法。

其實人生好多時都無法定性,當下大喜大樂,轉頭因為一件事令心情180度轉變,一日廿四小時,心情隨時轉換,那到底如何為該日定性呢?

當然,喪屍片仍然要講,下集,主持們 (應該) 會記得不再離題的了。

Part 1

Part 2

總會復活

疫情肆虐,全球受累。然而凡事有兩面,今次全世界付出了慘重代價,不過也是個契機,讓我們拆走思想上的籬巴,剔除過去一些以為牢不可破的想法,容納從未考量過的事情。疫情只是一時,偏見是一世,如果大家在這段時間去跳出偏見,做人更寬容,相信疫情過後,生活會變得更美好。

講開剔走思想上的籬巴,有些人以為一些舊物或過氣的物品再沒有價值或作用,其實肯花心思,也可以令它們煥發出新生命。今次介紹的朋友們,憑著創意與技巧,把這些所謂無用之物重新包裝和製作,變成有自己特色的產品,同時滿足到他人的需要。所以話,有時上思想轉一轉,隨時有意外的收獲呢。

風水輪流轉

疫情肆虐,全球受累。然而凡事有兩面,今次全世界付出了慘重代價,不過也是個契機,讓我們拆走思想上的籬巴,剔除過去一些以為牢不可破的想法,容納從未考量過的事情。疫情只是一時,偏見是一世,如果大家在這段時間去跳出偏見,做人更寬容,相信疫情過後,生活會變得更美好。


過去幾個月,感覺比電影劇本更超現實,過往只在電影中見到的情節,現在全部跳出大銀幕在現實上演﹕人類最初輕視的疫症突然來襲,失控中的社會人人分分秒秒都在跟死亡打交道,不幸離世者留下了悲傷和遺憾,在生的每日飽受不安與苦悶的煎熬…..

從今次疫情我感受到風水輪流轉中「轉」字的真諦,很多過往以為理所當然的事,變得並非必然。 一直以來,大家都偏愛排長龍的人氣食店,現在反而多留心一些以前無留意的食店,正正貪其較少人幫襯,得小貓三四隻,感覺上安全得多。打工仔普遍都望放假,然而早前在街上,無意中聽到一位哥仔講電話﹕「重講放假,放咗成個月重唔夠呀…….我而家勁想返工囉,X你…….有錢放假就爽,而家無錢呀…….日日燒錢,再咁搞等仆街啦…..」。換著以前,這種情況未必說沒有,但在今時今日這個環境,普遍打工仔都希望有工返多過放假。

疫情起於亞洲,當時歐美部份人認為疫情不會傳到當地,故無作準備,掉以輕心的結果就是不到兩個月時間,同樣的劇情在歐美上演。人好多時喜歡批評人,其實試試站在對方立場,批評的說話就可能會立即收回肚中。某些國家採用了被評為「唔人道」和「唔自由」的強力措施去壓止病毒傳播,封城封路封村樣樣有。到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後,各國終於以強制隔離的措施去截斷病毒傳播。批評人容易,到自己落手落腳做時就知難,有時倒轉立場去考量,很自然明白對方為何有此舉動。

疫情肆虐,全球受累。然而凡事有兩面,今次全世界付出了慘重代價,不過也是個契機,讓我們拆走思想上的籬巴,剔除過去一些以為牢不可破的想法,容納從未考量過的事情。疫情只是一時,偏見是一世,如果大家在這段時間去跳出偏見,做人更寬容,相信疫情過後,生活會變得更美好。

 

相關內容﹕總會復活

 

有咩留返拜山先講

「駛唔駛燒個口罩畀先人呢? 」 「唔係喎,先人會病要用口罩咩?」


朋友間有時講笑,會爆句「有咩留返拜山先講」,其實拜山有什麼好講呢? 趁著清明將至,主持人雞口邀請之前曾到過Action 做嘉賓,從事殯葬業的老朋友Wendy 傾下偈,講下在清明節有什麼較少人知的習俗。

清明掃墓,少不免燒祭品給先人,香港的紙紮祭品出名五花八門兼跟得上潮流,今年最興的祭品可能不是最新型號的電子產品,而是口罩,問題來了,難道先人們都需要抗疫? Wendy對此有何看法呢?

當然,朋友聚舊,自然講下近況,Wendy 就分享了殯葬業在疫情下受到的影響,由鮮花棺木,到法醫出文件,以至家屬奔喪,各個方面都有所影響,細節留給大家慢慢聽。

今集節目,仍然是通過電話去錄製,聲音上可能怪怪少,不過絕對聽得清楚,防疫當前,一切以安全為先,希望大家體諒,謝謝。

相關節目﹕

無明火起三千丈 第31集  <一切由拜山講起>

鴨蛋,是中國人拜祭先人的三牲祭品之一,故鴨蛋常見於拜山祭祖之時 (資料和圖中由Wendy 提供)
鴨蛋,是中國人拜祭先人的三牲祭品之一,故鴨蛋常見於拜山祭祖之時 (資料和圖中由Wendy 提供)
觀音手上的楊枝甘露,你會聯想到什麼? 答字在節內。(圖申由Wendy 提供)
觀音手上的楊枝甘露,你會聯想到什麼? 答字在節內。(圖申由Wendy 提供)
香港紙紮祭品出名五花八門,由食的到用的,一應俱全。 (圖片由Wendy 提供)
香港紙紮祭品出名五花八門,由食的到用的,一應俱全。 (圖片由Wendy 提供)
摺衣紙是一份誠意的體現 (圖片由Wendy 提供)
摺衣紙是一份誠意的體現 (圖片由Wendy 提供)

 

 

第31集 一切由拜山講起

香港特色,墳場+清明節=逼到爆


 

清明時節雨紛紛,又到了拜山掃墓的季節,只不過今年受疫情影響,大家去掃墓都比較謹慎小心,盡量快去快回。講開掃墓,髒神和雞口兩代人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覺,在雞口眼中,掃墓是件「苦差」,對髒神而言,掃墓是一件好玩之餘又可做到自我探索的事。兩人看法的差異,竟緣自香港墳場的設計,深入討論下,更與中西文化不同有關,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呢?

相關節目﹕

先人化妝師專訪,有咩留返拜山先講

 

 

歷史舞台上的屯門

原來香港未出名前,屯門已早一步登上歷史舞台


 

香港由一個小小漁村,發展成為轉口港,到今日的國際金融中心,與擁有深水不結冰的維多利亞港有關,時至今日,維港兩岸的中環和尖沙咀是香港的重要地段,其實在千幾年前,中環和尖沙咀可能仍然是海或沙灘時,屯門已早一步站在歷史舞台上。事緣由唐朝講起,唐朝政府為發展海外貿易,分別在廣州、泉州、揚州和交州設立指定港口,讓外商進行交易。各個港口設置市舶司 (類似今日的海關),負責管理海外貿易,舉凡徵收貨稅、檢查出入船隻和管理外商,都由市舶司負責。而四大港口中,又以廣州的規模最大﹔要留意,廣州不是海岸城市,船隻要由廣州出海,只有經珠江,最後在珠江口進入大洋。珠江口分兩岸,西岸是淺水地帶,不利航行﹔而東岸則屬深水區,適合大小船舶航行,而屯門正好在這條航道上,青山灣是進入珠江口前最大的深水港,這個地理上的優勢,正好給中外船隻停泊,好配合廣州的貿易活動。因為屯門扮演著類似廣州門戶的角色,故歷朝會在屯門駐兵,以保障航道的安全。

好多人會以為「鴉片戰爭」是東西方國家第一次在海上交戰,其實比鴉片戰爭早三百幾年的時候,明朝政府已經與來自歐洲的國家葡萄牙在海上開戰,地點正好在屯門海域,十六世紀初年,葡萄牙人已在屯門登岸,並建營立寨,製造武器,霸佔了七年時間後, 出名朝政腐敗的明朝政府終於發覺有問題,一聲令下,就由時任廣東巡海道副使汪鋐提兵出戰,誓要將葡萄牙人驅逐出境,來一個還我河山。

汪鋐可能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體會到西方船堅炮利的人,葡軍在船隻和火炮的性能上都遠超明軍,葡軍的大炮「佛朗機炮」是後置式構造的火炮,簡單說明的話﹕母炮是槍身,子炮是子彈,發射時,把子炮放到母炮的炮腹中,燃點發射,這種後置入炮彈的設計,節省了裝填炮彈和發射後清空炮管的工序,令佛朗機炮可以短時間內再次發射。面對佛朗機炮近乎以連射速度製造的炮火網,明軍全無還手之力。不過你有張良計,我有過牆梯,水面打不過,就在水底做文章,汪鋐派出水鬼隊去鑿沉葡軍戰艦。另外,再強的堡壘,亦可由內部攻破,汪鋐派人偷偷潛入葡軍陣地,游說當中幾個華人,對他們曉以大義,希望他們協助明軍破敵,最終策反成功,這幾位華人投向明軍陣營並教授佛朗機炮的做法,明軍照辦煮碗,大量生產,以佛朗機對佛朗機,來個火炮互轟﹔加上汪鋐仿效三國時赤壁之戰周瑜的故智,以船頭裝載茅草,點火後衝向葡軍戰艦,來個火燒連環船,多重方法配合下,明軍終於打敗了葡萄牙人,把他們驅逐出屯門。後來葡萄牙人再次來犯,在茜草灣跟明軍再戰,同樣敗陣而回。之後葡萄牙人一直轉戰中國沿海一帶,直至十六世紀中葉登陸澳門,向明朝政府交付租金,明朝才容許他們在澳門活動。

葡萄牙兩次來犯屯門都被打退,屯門一直仍在明朝的掌握內。直到19世紀中葉,別具慧眼的英國人認識到香港位處亞洲重要的戰略位置,只要控制香港,英國的艦隊就可以自由穿越印度洋與太平洋,故在鴉片戰爭擊敗滿清政府,奪得香港島後,英國政府繼續謀劃吞併整個香港,直至1898年奪得新界後,香港全境終於落入英國人的掌握中。雖然說歷史沒有如果,但幻想下又無妨,如果屯門海戰的勝方是葡萄牙,他們會否提出佔領屯門,甚至整個香港的要求呢?若果葡屬香港成真的話,皇后大道會否成了巴波沙總督街呢?堅尼地城又會否變了波圖前地呢? 然而幾百年後英國人到來,是會跟葡萄牙開戰去爭奪香港,還是選擇其他地方進行侵略呢?當然,以上的事情從未發生,不過讀歷史時多點幻想,模擬出不同的結局,有時都過癮。

講完打仗,轉下話題,講下香港在古時跟佛教的淵源。在東晉年間 (即公元四百幾年),即大約一千六百年前,一千六百年前是什麼概念?當一個人有八十歲壽命,一千六百年,足夠一個人投胎輪迴二十次,過二十種不同的人生,夠長了吧?說回正題,東晉時曾經有世和尚由中原南下,期間在屯門上岸,於青山寺寄居了一段日子,他就是杯渡禪師。傳說中杯渡禪師是經常坐著一隻大木桶渡河,人家輕舟已過萬重山,他則一桶渡過萬重山,想必他定有極高深的划槳造詣。我們又來幻想下,一千六百年前的屯門是怎樣的光景呢?屯門是在唐朝才開始有駐兵,比唐朝早三百幾年的屯門到底是怎樣的光景呢?我想沒有恐龍吧。杯渡禪師在屯門居住了一段日子,在今日的青山禪院中,仍可找到跟他有關的遺跡,杯渡禪師並沒有在屯門終老,住上一段時日後,他就繼續旅程,往南海而去。

 

第30集 突破盲搶

在資訊爆炸的年代,我們不缺資訊,反而缺少了讓自己思想沉澱的空間


繼<<睇戲有幾難>>後,兩位主持繼續隔空對話,錄製今集<<無明火起三千丈>>,疫情關係,人人盡量減少外出,這段時間是最多人留在家的日子,長期宅家的確幾悶,兩位主持希望借著節目,替大家打打氣,也希望能為大家帶來一點娛樂,解解悶氣。

疫情爆發初期,香港曾出現一段物資搶購潮,由搶購口罩、到消毒清潔用品,最瘋狂時,連白米和廁紙都搶,直至上星期,仍然有地方的廁紙被搶購一空。口罩與消毒清潔用品,與保命有關,人人搶購,無可厚非。只是當連廁紙也不講理性地搶時,社會應否反思下,如何不被恐懼所惑,做出非理性的決定呢?

在資訊爆炸的年代,我們不缺資訊,反而缺少了讓自己思想沉澱的空間,趁著疫情來襲的時間,大家多了時間在家,適時遠離資訊,給腦部一點空閒去思考,或者能緩解因宅家而來的煩躁和屈悶,也能令自己冷靜地面對恐懼。

第五話 星座與血型,日本人信那個?

髒神和雞口前後腳由日本回來,今集就由兩人分享下旅途所見講起,然後繼續發揮Action 內節目的特色,在一片漫談的氣氛下,話題逐漸轉到去講下日本人的某些習俗和想法,例如對星座運程的看法,很有趣的一點是,日本人信血型多過信星座,他們認為有某種血型的人,相對會具備某種性格,他們相信血型的程度,連老闆聘請員工時,也會問一下應徵者的血型,這對香港人而言是很難想像的事。

更多港日文化差異的有趣內容,請留意今集。